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疼妻如命:秦太太,早安》

  • 作者:戚姑娘
  • 主角:皇甫,秦政
  • 推荐:103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11-17 19:05:36

《疼妻如命:秦太太,早安》 内容简介

优质辣文《疼妻如命:秦太太,早安》由戚姑娘最新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设定中的光环人物是皇甫,秦政,情节精彩纷呈,非常不错。小说剧情回顾:“唔唔…”皇甫玥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险些再次失控。好在秦政还有些分寸,并没有在这个时候不管不顾的要了她。他稍稍拉开与她之间的距离,抚了抚她的长发。“别在冷水里泡得太久。还有…我出去之后,把门反锁,任何

《疼妻如命:秦太太,早安》 章节试读

“唔唔…”皇甫玥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险些再次失控。

好在秦政还有些分寸,并没有在这个时候不管不顾的要了她。他稍稍拉开与她之间的距离,抚了抚她的长发。“别在冷水里泡得太久。还有…我出去之后,把门反锁,任何人来叫,都别开,明白吗?”

皇甫玥瞪了他一眼,没有吭声,算是默许了他的说法。

秦政偷香成功,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林梓良看到秦政从皇甫玥的房间出来,脸色又沉了几分。正想讥讽几句,秦政却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他,就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

林梓良暗暗捏了捏拳头,只得暂时将这口怨气咽了下去。

“姑爷,我先带秦先生下去了,您…和三小姐好好儿说…”吴江眼看着秦政走远,说完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林梓良嗯了一声,这才将心思放在如何哄回皇甫玥的事情上来。

“阿玥…你把门开开…”林梓良冷静下来,伸手敲了敲房门,打算心平气和的跟皇甫玥谈谈。

可惜,屋子里一直没有人回应。

“阿玥…”林梓良三番五次的被冷落,顿时觉得有些难堪。而这种难堪,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他是林家的独子,自小被捧在掌心里长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里有人敢给他脸色看。可是皇甫玥,三天两头的使性子,今晚还当着众人的面让他下不了台。即便是涵养再好,也是会爆发的。

林梓良越想越生气,也不顾什么礼仪了,抬手就去拧房门的把手。只是,他拧了两下,房门却丝毫没有打开的迹象。

“皇甫玥,你把门打开!”林梓良越来越恼火,动作也变得越来越粗鲁。

然而,屋子里仍旧没有任何回应。

林梓良怒了,正要抬脚去踹门,却被一道声音阻止。

“林少,这样无礼的乱闯女孩子的闺房,不好吧?”Linda不知道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用不怎么标准的汉语说道。

林梓良咬了咬牙,转过身来的时候便恢复了往日富家公子的清贵模样。“这位小姐是?”

Linda嫣然一笑,风情万种的撩了撩披散在肩头的卷发,口气跟她的主子一样爱装模作样。“你不必知道我是谁。我只是觉得楼下太吵,想上来清净一会儿。”

林梓良嘴唇抿成一条线,不得不放弃敲门,先行下楼。

楼下客厅里,吴嘉丽已经换了一身改良式的旗袍端坐在皇甫骁的身侧,努力做出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

然而,秦政却连看她一眼都觉得多余,只顾着把玩手上的戒指。“皇甫先生请我来,有什么事吗?”

“倒也没什么事。怕下人招待不周,怠慢了贵客。”皇甫骁点了根雪茄,慢条斯理的抽着。

秦政扯了扯嘴角,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皇甫先生多虑了。您的安排非常周到,尤其是…”

他顿了顿,瞥了他身后尽量降低着存在感的管家吴江,才接着说道:“尤其是这位吴管家,更是无微不至,还亲自送来了上好的红酒…皇甫先生驭人还真有一套…”

皇甫骁何等心思通透之人,很快便联想到了今晚皇甫玥反常的举动。他在心底忍不住冷笑,看来吴江是想要算计秦政,却不料被皇甫玥阴差阳错的顶了包。真是够没用的!若是他出手,肯定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这是他应该做的,当不起秦先生的称赞。”皇甫骁虽然埋怨吴江无端生事,但毕竟是跟了他这么多年的心腹,自然是向着他的。

秦政早就料到会是这样,所以也没有在意。

见他没有再追究这件事不放,皇甫骁相当满意。多年身在高位的优越感让他目空一切,觉得世人顺应他是天经地义的。

秦政没有错过他眼底的那抹得意,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这位皇甫家主,还真是够自大的!

“秦先生,请喝茶。”吴嘉丽刚开始还能面带微笑的听他们闲聊,可秦政一直忽视她的存在,就让她有些坐不住了。于是,她重新拿起一个干净的杯子,倒了杯茶水,然后深情款款的递到秦政的面前。

秦政的眼神终于落到她身上,不过却没有伸手去接。“这位是?”

皇甫骁轻咳两声,笑着介绍道:“这是我的…干女儿,姓吴,名嘉丽。”

“嘉丽,这位是从国外回来的华侨,秦先生。”

“秦先生。”吴嘉丽甜甜的唤了他一声,然后羞涩的躲开他的视线。

秦政身子向后靠了靠,双腿交叠,无意间也拉开了与她之间的距离。“哦,原来是皇甫先生的干女儿,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皇甫骁感兴趣的问道。

“我还以为…这位吴小姐,是皇甫先生您的新欢呢…”秦政眯了眯眼,笑得邪魅。

皇甫骁面上的笑容一僵,尴尬的说道:“秦先生,你真幽默。”

“你们不是流行把小情人叫做干女儿吗?”秦政故作惊讶的问道,脸上却没有半点儿说错话的窘迫。

吴嘉丽紧紧地咬着牙关,要多难堪有多难堪。

这个姓秦的,居然把她当做别人养的小三儿,真是岂有此理!

“秦先生…”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秦政口袋里的手机适时地响起来,他扫了手机屏幕一眼,站起身来,微微欠了欠身,以示歉意。只是,这种动作由他做来,却丝毫没有任何低人一等的感觉,反而充满了高高在上的清贵之感。

“秦先生请便。”皇甫骁作为主人,这点儿风度还是有的。

秦政离开之后,客厅里的气氛忽然变得凝重。“吴江,在我皇甫骁的地盘上,什么时候轮到你自作主张了!”

吴江面色一白,慌忙的低下头来请罪。“老爷恕罪…我…”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下去领罚吧。”皇甫骁向来说一不二,任何人胆敢背着他搞小动作的人都要有承担后严厉果的准备,即便是自己信任的人也一样。

吴嘉丽一听这话,脸一下子也苍白了起来。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