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

  • 作者:锦青墨
  • 主角:穆凌,李凤
  • 推荐:18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17 15:02:05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 内容简介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是锦青墨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网络故事,剧情芬芳复杂,文笔淋漓尽致,非常耐看。《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精彩片段试读 李凤扭着肥硕腰身就熊扑了过来,穆凌落岂会给她占了便宜,立即就往后撤了几步,让她扑了一空,见她还要来抢。穆凌落只一把拿起了一旁搁在案板上的菜刀,冷笑道:“大伯娘,我身上没钱了,最后的铜板也给大伯和四叔买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 章节试读

李凤扭着肥硕腰身就熊扑了过来,穆凌落岂会给她占了便宜,立即就往后撤了几步,让她扑了一空,见她还要来抢。

穆凌落只一把拿起了一旁搁在案板上的菜刀,冷笑道:“大伯娘,我身上没钱了,最后的铜板也给大伯和四叔买了葱花大饼,你要找,就去大伯肚子里去找钱,那可是四个铜板的钱。”

旁边的方梅被吓了一跳,忙道:“别,别用菜刀……给,给我,我吧,阿,阿落……”她怯怯懦懦地一边说道。

穆凌落摇摇头:“你别管我,四婶子,您先看着菜吧,烧了等会NaiNai又该不高兴了。”说完,她看向李凤,沉着声音道,“大伯娘,你可别当我好欺负,你敢过来,我手里的刀可是不认人的!”

她连个基本**都没了,连身都得被人搜,她不发威,还真当她是病猫了。

李凤见多了穆凌落的软弱,就算自磕破头后,穆凌落整个人就变得不一样了,李凤也没多把她放在眼里,却没想到她现在居然敢拿菜刀吓唬她。

李凤见此,瞪大了眼儿,“好啊,你真当老娘是被吓大的啊,有本事你就砍啊,砍死了老娘,你们一家也别想活了!我今天还真就不信我治不了你这小丫头片子,呸,你以为我会信你把钱都给用光了么,你当我是傻子啊,我告诉你,你最好现在乖乖交出来,不然等会我有你好看的。”

李凤可不信穆凌落这小胳膊小腿儿小胆子的,还敢对她动手。

穆凌落见李凤耍横,当下把脖子一扭,“好啊,平日里大伯娘你可没少虐待我们娘几个。反正我左右也就是一条命,我拼着丢了这条命,只要让我娘和大姐良儿今后有好日子过,也算是值了。只是可怜了翠花姐和成志,以后大伯娶了新大伯娘,恐怕他们两个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说着,她就举起菜刀朝李凤砍了过来。

俗话说,怕死的怕遇上耍横的,耍横的怕撞上不要命的。

本来,李凤以为穆凌落也就是吓吓她,现在听穆凌落说得如此郑重其事,眼底又满是认真,也就明白了她不是开玩笑,心底起了怯意。

“你,你别,别以为我怕你。我是懒得跟你计较,你给老娘等着,你就趁着现在猖狂吧,小贱人,明天有你好看的!”李凤眸子转了转,她想起明天找了那牙婆子来提人了,就压下了恼意,扭着肥臀出了厨房门,走前还不忘吓唬了方梅一顿。

穆凌落见得她走了,这才把菜刀放回原位。

方梅见穆凌落居然大获全胜了,很是震惊,她结结巴巴地道:“阿,阿落好,好厉,害……”

穆凌落微微一笑,“没有啊,四婶子,只是再蛮横的人,也是怕死的,我只是抓住了这个弱点而已。我先去把沙罐子洗了,婶子能给我准备个小灶吗,我要给我娘煎药,谢谢您了。”

方梅忙点头,“可,可以。”说着,又忙去角落了寻出了煎药用的小灶,从大灶里寻了几根烧得旺的柴火放进去,准备妥当后,她就开始边做饭边烧火了,一个人忙得热火朝天。

因为宋烟的药煎得比较快,穆凌落就先把宋烟的药给倒了进去,她估摸着这贴药喝下去,明天宋烟就该好转了,只是后面还是要食补才能起到作用,但家里肯定是不会让的,毕竟那些药材都是挺贵的。

想到这,穆凌落就有些着急。只是,穆凌落没想到分家的机会居然会来的那么快。

等把宋烟的药煎好后,穆凌落就把残渣倒出来,滤了水晾干了,明日好再煎。又把给宿梓墨的那贴药也倒进去煎,这贴药穆凌落特地用的是溪泉水,再三碗水煮成一碗药水才会起到效果。

方梅做好饭后,就端着饭去了正厅里叫大家一起吃饭,。

穆凌落则是等一切妥当后,就收拾好了,端着热汤药回了房,就见穆婵娟已经回来,正在给宿梓墨换额头上的布,见得她来,忙站了起来,“你回来了?我让良儿去吃饭了,我见他和娘都还在发烧,就给他们都换了冷布。”

穆凌落笑道,“嗯,大姐你忙了一天了,也该是累了,快去吃饭吧!这里有我呢,我回来就已经吃过面了,你赶紧去,不然晚点就没饭吃了。”

家里头可是不会见她辛苦而留口饭给她吃。

穆婵娟点点头,“那你忙,我去了。”说罢,就脚步飞快地往正厅赶。

穆凌落摸了摸宋烟的额头,因为天气太冷,现在倒是把额头给弄得越发冰冷了,若是再敷下去,该是会风寒入体了。

穆凌落摘掉了布,又小心地吹凉了药,给宋烟小心翼翼地喂了下去,这才把滚团的破烂棉被给宋烟盖上。

穆凌落捻了捻被子,暗暗叹气,“就盖这种被子,能不得病才怪呢!”这种陈年的被褥,里面棉花都结成一团一团的,缝隙太大,时常会冷风,根本就不会暖和的。

这次她上镇上光顾着买药和布,居然忘记买棉花了,真是失策了。

她又去给宿梓墨把冷布揭了,摸了摸他的额头,低声道:“你可要争气啊,早日好起来。”

穆凌落又去把给宿梓墨的药给倒了来,如是炮制,提着残渣跟汤药回来,吹凉了药,小心翼翼地给他喂下去。

她想着给宿梓墨喂了药,就趁着天色还未黑透去河边再把那些河蚌都给收回了空间,白日总担心会被人看见。

宿梓墨只觉得自己昏昏沉沉得厉害,耳边是一个温柔甜美的声音轻轻地唤着:“来,喝完药就会好的……”

他后面又断断续续发的低烧,让他口渴得很,入口的温热汤药让他忍不住尝了又尝,明明是中药的苦涩味道,但其中却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甘甜,混在一起成了一种别致的滋味。

穆凌落才给他喂完药,把他的头放下,就要把碗送回厨房,却蓦地手腕一紧,制止了她的脚步。

穆凌落一惊,她回眸望去,就见那男子不知何时竟醒了,懵懂的黑眸犹如深夜最深邃的的那抹夜色,让人忍不住沉迷其中。

“你是……谁?”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