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幸孕暖婚:悍妻有毒》

  • 作者:纳兰若华
  • 主角:陈少文,佩云
  • 推荐:772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11-16 17:11:49

《幸孕暖婚:悍妻有毒》 内容简介

畅销创作《幸孕暖婚:悍妻有毒》由纳兰若华新出的现代言情类型的网文,剧情中的主角是陈少文,佩云,情节波澜起伏,极力点赞。精彩内容试看:陈少文头也不回说道:“爸妈,以后不要动不动就说把属于哥哥的股份转给我,我不稀罕的。就算没有了陈家的股份,不用陈家的钱,我陈少文也饿不死。以后没事不要叫我回来了。”他扫视了四周一眼:“这样的家,待着会让

《幸孕暖婚:悍妻有毒》 章节试读

陈少文头也不回说道:“爸妈,以后不要动不动就说把属于哥哥的股份转给我,我不稀罕的。就算没有了陈家的股份,不用陈家的钱,我陈少文也饿不死。以后没事不要叫我回来了。”

他扫视了四周一眼:“这样的家,待着会让人窒息。”

他没有多大的野心,想要的也不多。陈家家大业大,也不是他可以背负得起来的。

他并没有开车,而是徒步走出了陈家。走在昏暗路灯的半山公路上,他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着刚刚哥哥说的话,他说他是牺牲了自己才换了如今的陈家。

爱情用到了牺牲两个字,他觉得真的很可怕。难道说哥哥并不爱佩文,一切都是利益的使然,才会让哥哥和佩文这么多年。可是他们不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吗?若是不爱,也能结婚?

越想,陈少文觉得自己越无法呼吸。他觉得自己走了很久也没走到多远,第一次发现家里到公交车站和地铁站相距这么远的。

他看到了一辆开下山的车,想也不想直接伸手去示意对方停车。本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万万想不到对方真的停车了。

他从车窗看进去,开车的是一个长相美丽的女子:“请问,可以载我一程吗?放心吧,只要到山下的地铁站就好了。”

顾瑾年看着眼前这个眼里低着几分忧郁的二十二三的男子,她一眼就认对方是谁了,陈少聪的弟弟,当初佩云给她看过了她和陈少聪以及陈少文的合照,佩云说了这是很好的人,一直以来都很照顾她的阳光少年。

可是为何,她会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淡淡的忧伤?她记得陈家的大宅也在这边,难道说陈家发生了事情?

她含笑点点头:“上车吧。”

陈少文坐在了副驾驶,系好安全带后,他笑着对身边开车的顾瑾年说:“谢谢。”

“不用谢,只是顺路而已。”顾瑾年抿唇浅笑,下班的时候她突然很想佩云和老爷子了,所以情不自禁的开着车朝着高家大宅去。

虽然不能进去,可是远远的看着,感受一下佩云和老爷子曾经居住的地方也好。

遇见陈少文,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他恨陈少聪,可是回国后她已经查过了陈少文,他的确对佩云很好,曾经还差点为了救佩云失去性命。所以,她才会对他和颜悦色。

“看你一脸忧愁的样子,可是跟家里人吵架了?”顾瑾年好奇的问了一句。

“闹了一点矛盾。”陈少文深吸一口气,无奈的说道:“不想回去那个地方,觉得很压抑,就有一种想要逃离的感觉。”

陈少文把话说出来后,突然发现自己有点莫名其妙的,居然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这个萍水相逢的女子。可是不知道为何,看到她身上这种淡然,还有她唇角勾起的浅淡微笑,会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只有一个人身上拥有的。

也许是因为熟悉,所以潜意识里就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和家里人闹情绪这是正常不过的事情,等到心情平复了,一家人还是可以好好的生活在一起,这是一种幸福。”而不像她,从小不知道父母是谁,唯一真心实意对她的老爷子和佩云,一个被陈少聪藏起来了,一点踪迹也没有。一个死得那样的惨烈,而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拜身边这人的哥哥所赐。

“你不懂的,有些东西就像是手中紧紧捏着的沙子,已经流失了就是流失了。”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后,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和大哥之间,永远也回不去以前毫无芥蒂的生活了。

当他知道大哥并不是因为真心爱着佩云,只是利用佩云达成目的时,兄弟之间就已经是隔着一堵永远也无法跨越的墙了。想到高佩云,他的心隐隐的作痛。

“是啊,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永远也找不回来了。”顾瑾年看着前方的路,神色却不由得淡了下来,眉宇间还挂着淡淡的哀伤。

“你怎么啦?”陈少文感觉到了车子里的气氛不对劲,低声问了一句。

“想到了一个好姐妹,一个很傻很傻的姑娘。她很爱很爱一个男人,为了那个男人可以不惜一切。最后那个男人为了贪图她的家业,害死了她。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的家人。听了你的话,我突然想到了她。她就是我再也无法找寻回来的失去。”

陈少文听着顾瑾年的话,脸色变得苍白极了。贪图家业,害死了她。这几个字就像是一道咒语一样深深烙印在他的心里,他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佩云。

当黑色的朗逸稳稳的停在了旗山公寓的地下车库时,天幕上的圆月已经走到了中空,它像是一张笑脸,在绽放着属于她的柔和的光芒。身边寥寥散落的几颗星星成为了圆月最美的点缀。

拖着一身寂寥和疲惫回到了家里,打开门的时候她闻到了淡淡的饭菜香味。下班后没有吃东西就去了明湖山,此时稳着饭菜香,她耳朵肚子很不争气的咕咕开始抗议了。

换了一双鞋子,她走到了厨房时正好看见男人已经把最后一道菜装在盘子上了。她走过去从背后抱着商祁华,低声说道:“别动,就这样让我抱抱。”

她很累了,只有这样靠着他的时候,才会感觉到一种踏实感。这种踏实是高家父女也无法给予她的没想到这里,拥抱着他高大挺拔的身躯,她的心里没由来的涌现了一股暖流,她的唇角微微的扬起:“商哥哥,一天不见了,我很想你了。”

商祁华那端着菜的手顿住了,他转过头去用下巴蹭了蹭她的脑袋,笑着说道:“商太太是不是在外面受到委屈了?告诉我,谁欺负你,老公去帮你揍她。”

顾瑾年听了商祁华的话。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在外面的所有烦恼在听到他的笑声,和关怀的话语时全都消散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