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他自月光而来》

  • 作者:碧晓
  • 主角:金竹,金溪
  • 推荐:412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15 18:00:51

《他自月光而来》 内容简介

畅销创作《他自月光而来》由碧晓最新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故事,主线中的主人公是金竹,金溪,剧情余音绕梁,比较不错。小说剧情回顾:玖言心上诧异,还想再碰一下,两把黑漆漆的手枪就直挺挺地对准了她的脑袋。“快把你的爪子从我们主人的身上拿开!”金溪把手枪对准她,仇视地说道。金竹也在看戏,手里的枪却没有开火的意思。“King,你为什么不

《他自月光而来》 章节试读

玖言心上诧异,还想再碰一下,两把黑漆漆的手枪就直挺挺地对准了她的脑袋。

“快把你的爪子从我们主人的身上拿开!”金溪把手枪对准她,仇视地说道。

金竹也在看戏,手里的枪却没有开火的意思。

“King,你为什么不拿你的枪指着她!”金溪看看庄冥,又看看玖言。

金溪是个长相很漂亮的小姑娘,一头栗色的卷发,时而变幻着时髦的造型,深深的双眼皮后面永远有金色的眼影。她的姐姐金竹就低调多了,一头海藻般的长发像拉丝一样被拉得直直的,紧紧地梳在脑后,一身黑西装,看上去就像一个手拿火枪的精干秘书。

两个诡异的火枪筒对着她,玖言很是害怕金溪会擦枪走火。金溪愤懑地看向庄冥,似乎在等着主人给自己一个解释。

“砰!”一道红色的激光朝墙上打去,两人迅速收了枪。

庄冥的脸冷着,房间里一股寒气。

金竹小心地拉了玖言一把,“你过来一下。”

玖言小心翼翼地挪过去,只听见金竹在自己的耳边说:“King有身体触碰障碍,谁碰他,他就会拿枪指着谁。不过,今天很奇怪,他居然没有拿枪指着你……”

金竹小心地思考着,金色的眸子泛出潋滟的波光。

玖言的心“咯噔”一下,似乎一下子还消化不了这么重要的信息:“会不会是他这次忘记了……”

金竹像盯怪物一样地盯了一眼玖言:“King最严谨了,处理一整个星国的事都能有条不紊,又怎会忘记呢?”

玖言吃惊地看着金竹,突然她又觉得金竹的话太有奇幻色彩:“嘁——又来了——”

金竹像敲鹅蛋一样敲了玖言的脑袋一下:“你还别不相信,我们是因为飞船的导航系统坏了,所以才在地球待上10年,不然我们早回去了……”

玖言还是不相信,他们身上,奇幻的地方太多了,可是疑点也太多了。玖言的脑袋瓜一下子处理不了那么复杂的事情。不过玖言想,自己干嘛要处理那么复杂的事情呢?反正自己之前也不聪明。

玖言不想再杵在这里,浪费时间讨论一些没有意义的话题,她径直朝着King走去。子弹挑出来以后,血止住了一些。

看到玖言,King的身子还是不由自主地缩了一缩。玖言安慰他:“怕什么怕,自己就是个医生!我又不是个老虎,又不会吃了你……”说着帮他把胳膊上被血浸透的纱布换掉,然后拿了两块干净的纱布叠在一起,重新覆在他的伤口上。

她冰凉的手指触碰到他的身体,略微有些酥麻,神经立刻把这一秒的感觉传输给大脑,King一时间之间竟然有些困惑,身体停止了抖动。

“乖——”玖言摸摸他的头发,“这就对了嘛!”

“哐!”一瞬间的心灵感应,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间传播到她的四肢百骸,King的身子僵住了,玖言的身子也僵住了。

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小护士薇码突然间推门而入:“庄医生,有个病人正在满世界地找您……”

可是,突然间,她看见这么一幕,两个人都窝在地上,玖言的手抓着庄医生的胳膊,庄医生两颊微红,玖言目光怔愣……

“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继续……”

玖言这才触电般地把自己的手从他的胳膊上移开。她本就长相妖娆,湖蓝色的眸子此刻间弥漫上了一层雾气,越发像盛开的罂粟花,那么氤氲。

庄冥慌忙把目光移开,不去看她。

玖言一紧张,手按在了庄冥的伤口上,庄冥疼得眉头一拧。

玖言这才察觉,慌忙揉捏,语气又温柔又内疚:“对不起,对不起……你真的有身体触碰障碍啊?”

庄冥猛地一抬头,黑漆漆的眼神内看不到一丝情绪:“嗯,但是对你除外。”

玖言觉得自己没有听清楚,还想请他重复一遍,结果对方非常霸道地开了门,冷冷地对她说:“你的私人医生病了,这几天你哪也不要去,就留下来当护工,我付工资给你。”

“What?”玖言摊开手,“我来当护工?”

庄冥真的再也没有理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跟他当护工?玖言一边走,一边揪着自己的手说:“那我的训练怎么办?萧来那边他去搞定啊?”玖言想想,真觉得奇怪,她是怎么遇见这个男人的啊!第一次见面,他来送快递,抱着一个一米多的大箱子。第二次见面,她在做噩梦,他却突然间闯进她的家里,说要给她检查身体,还把一个黑漆漆的接收器给她安进了皮肤里。后来,他又说要做她的私人医生,今天他还让她给他当护工?

What?他在干嘛?是在套路我吗?玖言极其郁闷地去往前台签到了。

当护工就当护工吧!等着萧来来砸你的场子!

……

庄冥大步地走出去,看见了小护士薇码站在走廊里,冷冷地问:“人呢?”

这家医院是庄冥开的,金溪和金竹说既然要开医院,那就要装得像一点,员工你得招一些吧,我们飞船上就来了我们三个人,三个人的医院那也太容易露出破绽来了吧!

King觉得金竹和金溪的话很有道理,所以就在智联上登了几则广告,真的招了一些员工。

金溪怕人数不够,King却冷冷地说:“不是你说要装样子的吗?既然要装样子,那就装装就好了,不必请太多人。”

金溪觉得也是,King这次来地球,所带的金币也有限,即使他可以刷指纹,指不定财务部长兼大祭司的慕辰一不高兴,隔着一万光年,切断了卡的权限,她俩和King还不玩玩。

薇码火急火燎地说:“那个男的……那个男的……太粗鲁,已经砸了前台的一盆花……”

King的眉心跳了跳,朝前台走去。

可是他看到的情景和他听到的完全不是同一个样子。

萧来,一身皮装的机车夹克,双手插在荷包里,发型整理得一丝不苟,正在和前台的小护士调笑。

萧来长相本就风流,谈吐又文雅,小护士只觉如沐春风。

King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用手指敲击着前台的桌面。

萧来一下子翻身下来,看到King,一脸的笑意凝结在了脸上:“怎么是你啊?玖言呢?”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