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九龙夺嫡:邪魅王爷妖娆妃》

  • 作者:顾昔
  • 主角:李德全,吉祥
  • 推荐:968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11-15 08:18:28

《九龙夺嫡:邪魅王爷妖娆妃》 内容简介

火爆小说《九龙夺嫡:邪魅王爷妖娆妃》由顾昔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作品,主线中的主线人物是李德全,吉祥,剧情扣人心弦,非常耐看。主要章节节选:都过了好些日子,皇上也渐渐消气了。其实八阿哥在这个事件里本无大错,他并没有亲自出头去争储君之位,只不过是康熙觉得他过于招揽人心,加上后来胤褆的搬弄,才导致革爵圈禁。至于太子胤礽,因为思念赫舍里皇后的原

《九龙夺嫡:邪魅王爷妖娆妃》 章节试读

都过了好些日子,皇上也渐渐消气了。其实八阿哥在这个事件里本无大错,他并没有亲自出头去争储君之位,只不过是康熙觉得他过于招揽人心,加上后来胤褆的搬弄,才导致革爵圈禁。至于太子胤礽,因为思念赫舍里皇后的原因,康熙对胤礽的火气也消了不少,便将他移到咸安宫圈禁,改善了胤礽的待遇。如今八爷和自己的事情也冰息前嫌了。

夕桐招呼他在住所的座椅坐下来。泡了壶茶,两个人便热乎地聊起来。感情还是和之前一样铁,貌似并没有那天在雪地发生的一切。可是夕桐并没有忘记过一句话,她也不能忘记,她是年羹尧的妹妹。此时她不应该在皇宫的,历史上是理应早嫁了四爷的,可是,真的很奇怪,为什么其他的事情都没有变化,就是自己这里变化了,难不成真的不在乎过程只有结果符合历史就行了么?

过了Chun分,天气也开始明朗起来了,今个夜里天高气爽,星星也都出来散步了。夕桐见药兰睡得正香,自己却因为外面虫子响得厉害睡不着。就四处游荡了。

“旧诗咏尽难回首,新月升来枉照空;鸾影天涯无信息,断弦声在未央宫。”御花园里面居然传来了声音。走过去一探看,竟然是皇上,身边跟着李德全还有两个小公公候着。

“皇上吉祥。”夕桐走了过去,轻轻一行礼。皇上这么夜在这里干什么。

“夕桐?起来吧。你怎么在这里。”皇上想必也是在怀念赫舍里皇后还有在痛心他儿子之间的争斗,或许他终于明白,他所希望的他的儿子们之间那种“和睦相处,相互辅助。”根本就是幻想。

“回皇上,虫子叫得烦,夕桐睡不着,就到花园这边来散步了。皇上也睡不着么?”一说完就后悔了,自己有什么权力去管皇上的私生活啊?夕桐啊你笨死了。

皇上并没有回答,抬头看着月亮渐渐被云遮挡,又渐渐露出来,过了好一会,才缓缓地叹了口气,“夕桐,你坐下吧。”

夕桐迟疑了下,还是坐下了。

“你给朕唱唱水调歌头吧。”皇上怎么会突然想听这个曲子。不过也对,这是自己第一个唱给皇上听的曲子,那时候正是中秋,个个在都乐融融的,那时候十八阿哥还在世,皇上的身体也还是很好,但是自从……太子也被废了,十八阿哥夭折了,皇上也大病了一场。想必也很怀念家庭的温馨的。想到这里,夕桐就慢慢开始唱起来了。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唱完再看皇上已经是泪眼婆娑了。夕桐大惊,赶紧跪下,“奴婢学艺不精,有辱圣耳,请皇上降罪。”

皇上又叹了叹气,“起来吧。夕桐不关你事,朕只不过有些伤感罢了。”说完又挥挥手,打发夕桐走了。

夕桐福了一福,遵旨离开了。

回到自己住所,也还是睡不着,就自己坐在房间门口的石椅上,总觉得虫子的声音太大了,是不是我的心不够静呢?这样坐在那里看着月亮,慢慢慢慢地好像准备睡着了。

突然又听到脚步声,惊觉地寻着声音走了过去看,只见一个宫女鬼鬼祟祟地从阿哥所的方向走了出来,去了附近的一个隐秘的亭子处,夕桐躲在草丛里面,探出一个头来窥望,居然见到大阿哥。

“二皇子今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那宫女小声地说道。

“嗯,最近这二弟都这么乖巧,并不是他的作风啊……”

“回大皇子,奴婢想,定是那夕桐来规劝二皇子成功了,所以二皇子才定下来的。”

“哼,当初好不容易诱导他去行刺皇阿玛,好不容易把他从太子的位置上拉下来。我就想不明白,我才是大皇子,论才德论尊长都是应该我来当太子的。”

夕桐听得不太清楚,想把身体探出去听多一些,结果却弄得那树叶发响,赶紧蹲下。

“谁?”大阿哥惊觉地叫了声。夕桐赶紧装猫叫了几声,那宫女拉住了大阿哥,“不过是只猫罢了,天色夜了,大皇子赶紧回去歇息吧,不然太晚了会引人怀疑的。”

“嗯,你也赶紧退下吧。”

待两个人走了之后。夕桐依旧动也不敢动。惊魂啊,刚才被发现自己小命肯定不保。如此来说,二皇子行刺皇上就是大皇子怂恿的,夕桐在那思考了下,心中便有了计谋。

天一亮,夕桐老早就起来了,等到各个阿哥下朝后,赶紧跑着去了阿哥所找二皇子。趁着少人,拉着二皇子进了书房。

“二皇子,夕桐的为人你是知道的,现在一个外人也没有。我只想问一句。行刺皇上那件事情是不是你自己安排的?”他奇怪的望着夕桐,夕桐也是因为那次而受了伤,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问自己。

“你为什么这么问?”

夕桐坚定了下眼神,试探地问道“是大皇子是不是?是他怂恿你的是不是?二皇子!”只见他踉跄地往后走了一两步,冷笑了一下。

“夕桐…你是从如何得知的。”狠狠地说完这句话,举起右手托住夕桐的下巴。

“二皇子,到底是,还是不是?”夕桐淡定地说完,又用手甩去二皇子的右手。

“这…还重要么?皇阿玛已经废去了我的太子之位,如今我已经是失宠之人。还追究那些干什么。”夕桐让他坐下来,倒了杯水送过去。又缓缓开口道。

“你知道么二皇子,皇上是很宠爱你的额娘的,她去的早,于是他把对你额娘的爱都交托在你的身上了,你不争气,他愤怒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你听取了别人的意见去做了错事情,是以太子之位为代价的你不觉得惋惜么?”

“哼,惋惜?惋惜又有何用?”他又淡笑了一声,把杯子狠狠地掷到地上。

“难道你都不曾想过去把太子之位夺回来么?难道你都不想想让那些现你于危难之中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么?”夕桐见二皇子的眼神渐渐尖锐肯定,她的心也安下来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找出那个宫女。这件事情,只有找李德全公公帮忙了。便大步地小跑过去。这花盆鞋是越来越耗人体力了,还有这褂子,累赘。

在后堂里候着王喜给自己通报,待那李德全出来后,悄悄地拉他到一边。

“下不为例,李公公你就帮帮我嘛,一次啦。夕桐下次给你唱歌听。好啦….”我可是不常撒娇的好不好。也好,李德全终于答应了帮自己找那个宫女了。便欢天喜地地回去阿哥所复命了。

不料却老远看到四爷和十三爷。前些日子想起四爷给自己涂药,那样丢人的事情啊,毕竟这还是封建社会好不好?这样露出肩“任人摆布”…….还是先躲躲吧。便想着转身离开。

“夕桐。”啊,怎么这样也能看到我啊…回头傻笑了一通之后,然后就低着头蔫了一般挪过去了,“四爷吉祥,十三爷吉祥。”抬起头来,十三爷走近来,而四爷还是那样,似笑非笑的,夕桐总觉得他这样….怎么说呢,好恐怖啊,就像老打着自己注意,不过这样说好像有点过了。总之就是怪怪的感觉啦。

“夕桐啊,你怎么见到我们就跑呢?”

不跑我才傻啊….

“十三爷,哪有的事情,我刚才走路在想事情,突然想到忘了东西在住所,便想着回去取罢了。”还是推脱过去算了,赶紧脱身。

“你住所不是在哪一边么?干嘛往这边走….”

“啊?哦!!对,在那边,你看我想事情太入神了,忘记了忘记了……”

丢人啊。又见四爷右手握拳状遮住自己的嘴巴,气死我啦,居然在偷笑,我这么丢人还不是因为你。十三爷见夕桐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看着四爷,煞是觉得奇怪。

“你是有什么事情要和四哥单独说的么?”便远远地走到一边去。

什么啊,十三爷…两个人就站在那里,久久不说话。

“你没话说我便与十三弟走了。”说完正想离开。夕桐居然条件反射般双手扯住他的左手,他回过头来,又是惊奇又是疑惑地看着夕桐。夕桐赶紧松手,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了。“那个…”该说什么,夕桐你在干什么啊。

“嗯?说吧。”

“那个……,四爷,那个……”

“有什么事情直接说,不要香香吐吐的。”

“那个….四爷。上次的事情谢谢你。”唉,夕桐,你在说什么啊。

“就这些么?”他顿了顿,似乎有点小失望,接着说“也没有什么,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夕桐点点头,然后又看了看十三爷,他背对着自己望着远处,好久没有跟他聊天了。

“没有什么事情就先退下去吧。”他又淡淡地拉扯出一句话,夕桐又是点点头,福了一福,然后跑去十三爷那里,“十三爷,记得有空去找我。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喝酒聊天了。”十三爷笑了笑,点点头,夕桐便拜别他们退下了。

这一切就好像是顺理成章的,夕桐也觉得是不是太顺溜了,总觉得哪儿不对劲.想着想着就跑回茶房去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