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待君聘》

  • 作者:长安
  • 主角:洛天锦,韩君衍
  • 推荐:728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11-12 08:19:18

《待君聘》 内容简介

长安优质新书《待君聘》由长安新写的穿越风格的新书,主线角色洛天锦,韩君衍,内容新颖,非常值得一阅。精彩片段试读:又一个月黑风高的杀人夜。洛天锦和韩君衍对月把酒,两人淡然的看着一波又一波的黑衣人在郡主府厮杀,随着郡主府的精英护卫队一个个倒下,洛天锦的脸色阴沉沉的,再望向韩君衍的眼神也变的幽怨起来。不过一刻钟的时间

《待君聘》 章节试读

又一个月黑风高的杀人夜。

洛天锦和韩君衍对月把酒,两人淡然的看着一波又一波的黑衣人在郡主府厮杀,随着郡主府的精英护卫队一个个倒下,洛天锦的脸色阴沉沉的,再望向韩君衍的眼神也变的幽怨起来。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黑衣人虽然被击退,但洛天锦的卫队也死亡惨重,地上躺满了横七竖八的尸体,留下了一滩滩血迹。

洛天锦挥手撤下了两人身边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护卫。

“夜修煜,你们到底还有完没完?”

“郡主,你把我放了不就完了嘛!”

韩君衍说着又倒了一杯酒,半迷醉的闻着醉人的醇香,似乎刚刚外面的厮杀与他毫无关联,他一杯酒下肚,看洛天锦一脸不爽的瞪着他,他只好又随意接道。

“这是第九次了吧,从杀手到雇佣兵,来人身手一次比一次高,或许不久后,我那便宜爹就把我给救出来了!”

韩君衍说着举起一杯酒,笑意盈盈的递到洛天锦面前。

“郡主,来,为我即将到来的自由干杯!”

洛天锦听后,接过那杯酒一饮而尽,也不气恼,反而笑的很灿烂。

“夜大公子说的很有道理,为了减少我郡主府的死亡,也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再将你送进大牢啊?”

韩君衍又斟了一杯酒,随即那张异常俊美的脸凑近洛天锦,两人之间不过一拳的距离,他笑的邪魅:“郡主,舍得为夫去受苦吗?”

洛天锦这一次出乎意料的没躲,她用削葱根似的纤纤玉手捧起韩君衍凑来的邪气脸庞,认真道:“你说的对,我又怎好如此薄情,放心好了,你若死在大牢,我会用上好的金丝楠木为你收殓尸骨的!”

洛天锦宛若痛惜的低喃道:“就是可惜这张妖孽的脸了。”

“这几日我要出去一趟,把你留在郡主府我不放心,你有两个选择,第一去大牢。第二和我一块去。”

“郡主不害怕我半路跑了?”

“呵呵,小泽跟着一起去!”

“那我还是去刑部大牢吧,有吃有喝还没有危险。”

“随你!”

洛天锦说完就要离开,却被韩君衍抢先一步扯住衣袖,一本正经道:“郡主,我昨日为你算了一卦,卦象显示你最近有血光之灾。我又怎能放心你一人独往,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

洛天锦鄙夷道:“夜大公子,你还真当自己天文地理无所不知啊!”

“这都被你发现了,我爹教我做人要低调的!”

洛天锦不想理他,最后只留了一句话:“后日一早启程,你准备准备吧!”

回到房间的洛天锦有些头疼,她从都城回来已经一月有余,这些日子临沂王下辖的一个叫做安县的地方县时常发生貌美少女神秘失踪的案件。

她曾专门派人去安县调查,却也没有调查出来什么头绪,而少女失踪却还在持续。

当地的人都传说少女失踪与一个叫李幽姬的少女化成的厉鬼有关。

因为有些被找回来的少女尸首脖子上都有着尖锐的人的齿印,体内鲜血已被吸干。

洛天锦翻了翻关于幽姬案件的卷宗,上面只是简略的记载着一些内容。

李幽姬,貌美有才,是安县首富李员外的幼女,在及笄礼之后嫁给了安县县令的长子安斐然。

李幽姬嫁过去仅一年,便被安斐然当场捉奸,奸夫却是安斐然的亲弟安文远。

这件丑事冒出来后,安文远被逐出安家,不久后失踪。而李幽姬则按族规,被祭祀了山神。

安县四面环山,地理位置比较偏僻,这里的人十分虔诚的信奉山神,因此每年都会有大型的祭祀活动。

李幽姬被祭祀山神的那天,她哭喊声特别凄惨,她说自己是被诬陷冤枉的,而且她死前还诅咒安县世世代代不得安宁。

她死后头七当天,就有一个少女失踪,还传说有人看到了她怨气过盛,而化作厉鬼吸人血的场景……

最要命的是,现在不止是安县,以安县为中心四周的县也开始丢失少女,而如今晚上百姓都不敢出门,严重影响百姓正常的生活。

一时之间流言四起,又有好事之人散播谣言说是临沂王残暴无良,上天怪罪惩罚到了百姓头上,如今仅仅过了一月,已致民怨沸腾。

远在边疆的临沂王给洛天锦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查出事情真相,还百姓一个安宁。

洛天锦读完卷宗第一感觉是同情李幽姬的,这帮安县的人竟然能做出以活人祭祀神灵的事来。

由于洛天锦是秘密出行,所以出发当天乔装打扮成平民后,身边也只带了韩君衍和叶泽两个人。

一路上,叶泽赶了一个毫不起眼的马车,而洛天锦两人则坐在外表朴实无华,而里面却很是奢华的马车里。

韩君衍双手交叉扣在脑后,笑嘻嘻道:“郡主,你这是去微服私访啊?”

“嗯。”

好久,洛天锦才挤出一个字,算是应答,她仍在闭眼沉思,眼睛也没有睁开。

“那我们从哪开始查起?”

“安县县令家。”

“哦!”

韩君衍显得意兴阑珊,这几日的路程走的他无聊极了。

“到了,安县。”

韩君衍下了车,这么崎岖的山路,他差点被马车颠簸死,真的还不如骑马。

他们到时已经近黄昏,虽然看到了安县的界碑,但是向前望去,前方很长一段路都是荒芜人烟的小路。

“看来,今晚不能赶到客栈了!”

“嗯。”

“喂,我们要露宿荒野了!”

“哦。”

……

韩君衍快崩溃了,这一路上,他无论说什么,洛天锦都只是一声简单的嗯。

“嘘,有人来了!”

大半夜有一队人马经过,出于警觉,韩君衍他们三人还是先行隐藏在旁边的草丛里。

很快,他们的视线里,出现了一队撒着纸钱送葬的人群。

奇怪的是,这些人没有悲伤,至少看着没有,他们只是这样机械的走着,而且抬得不止一具棺材,有整整七具。

唢呐声低沉沙哑,在这安静黑夜里分外突兀,一队穿着白衣孝服的人就这样走着,一阵风吹来,后背凉嗖嗖的,让人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煜哥哥,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小泽难得开一次口,他扯了扯韩君衍的衣袖,低声道。

“是不对劲!”

韩君衍也有这种感觉。

送葬的人群越走越近,洛天锦三人屏气凝声,尽量不去惊扰到他们。

“你仔细听,棺材里有细微的声音。”

韩君衍小声对洛天锦说,洛天锦点了点头,她也听到了。

死人怎么会传出声音呢?此事过于诡异,三人决定悄悄的跟着。

韩君衍时时注意着那具发出声响的棺材,只不过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那具棺材里便彻底没有了声响。

三人一路谨慎随行,走过一段荒凉的路,队伍终于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荒野里的棺材铺,名为安万三棺材铺。放眼望去,里面停放着有数十具大小不一的棺材。

送葬的众人并没有将棺材下葬,而只是将这些棺材就地放到了地上,举行了一个简单神秘的仪式。

等他们都走了,三人悄悄打开棺材,发现里面竟然全部都是十五岁左右的貌美少女。

足足有三十六具棺材三十六个人,这一幕令三人十分诧异。

更令洛天锦疑惑的是,这些女子没有呼吸,按理说已经死亡,但是为何皮肤仍然白瑕如玉,面色红润,就如只是睡着一般。

韩君衍仔细的把了把脉搏,又探查了一番,思考了片刻,谨慎道:“若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服了某种毒药而造成的假死。”

叶泽差点惊叹出声:“假死?难道她们还活着?”

“或许还活着,曾经我看过一本医书记载了一例和这很相似的病例。她们可能是被服用了一种叫做睡魇的毒,症状就是意识还清醒着,身体却沉睡着,没有呼吸,宛如一个活死人。”

韩君衍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据我所知,睡魇这个毒并没有解药!”

“万物相生相克,怎么会没有解药?”

韩君衍无奈的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无论是洛天锦还是韩君衍都感觉到此事绝不简单,三十六个少女同时中了奇毒,同时被抬到这个叫做安万三棺材铺,在这里像死人一样活着。

洛天锦相信,恐怕事情远远没有结束,这个棺材铺可能远不是她们最终的归宿。

三人也没有了休息的心情,叶泽默默的驾起马车,她们决定星夜赶路。

到了午时,她们终于到了安县的繁华地区。本来她们打算先打听一番,但很快发现安县的人对这又恨又怕,都不愿意多说,讳莫如深。

三人只好准备先找间上等的客栈安顿休息。

洛天锦刚把住店的银钱给付了,迎面就跑来了一个慌里慌张的女孩,差点儿撞上她。

女孩见洛天锦一行人有两个男子,而且叶泽还配着剑,像是江湖人士,重要的是一看就是外地人,她知道她或许有一线希望获救。

而抓她的人很快就会追来,她只能赌一把,这是她最后的希望。

于是,本来与洛天锦擦身而过的女孩子,猝不及防的抓住了洛天锦的衣袖,神态高度紧张无措,看洛天锦可怜又渴求的眼神就像一颗救命稻草。

女孩的声音沙哑:“求求你,救我!”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