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蝼蛄》

  • 作者:良士蹶蹶
  • 主角:窦冕,窦妙
  • 推荐:63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09 20:00:51

《蝼蛄》 内容简介

此次给小说迷们解读良士蹶蹶原创的历史故事《蝼蛄》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窦冕,窦妙两位主要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情节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你怎么确定对方没有说假?”窦冕好奇的问。“我们哪有那么傻,谁来开门都开啊,为首个人取下自己的腰牌,递进来我们都看了,然后才开门的。”“你咋知道他是邓演指使的?不可能在干抓贼吧?”“那伙人砸完家里,把

《蝼蛄》 章节试读

“你怎么确定对方没有说假?”窦冕好奇的问。

“我们哪有那么傻,谁来开门都开啊,为首个人取下自己的腰牌,递进来我们都看了,然后才开门的。”

“你咋知道他是邓演指使的?不可能在干抓贼吧?”

“那伙人砸完家里,把家里洗劫一空,杀了我爹娘,之后却留下我,嘴里还说如果我有能力就找南顿候报仇。”

“这侯览真会祸水东引,那南顿候咋样了?”窦冕拨弄着下巴,饶有兴趣的问。

“我在长安时听说侯览,在我家出事不久便被封为关内侯,至于南顿候我知道,我家里被砸没几天,就看见他们出殡,我去专门打听了一次,听乡亲们说邓演就在我家被砸当晚就死了,真是报应。”烟儿嘴角上弧,心里特解气的说。

“侯览?这个人看样子背后是邓氏和皇帝,以后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给你报仇,你先待着家里吧,以后有机会一定给你报这杀父之仇。”窦冕敲着太阳穴,深沉的说。

烟儿听见窦冕这么说,双膝跪地,磕起头来,眼泪唰唰的往下掉,嘴里吐词不清,抽抽噎噎的说:“若能报此仇,我这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

窦冕右手轻拍了下额头:“起来吧,跪来跪去,我嫌烦,以后能不能成还是未知数。”

烟儿狠狠地又磕了俩头,慢慢直起身子,窦冕瞧着烟儿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挥了挥手:“去吧,洗一下去,然后你去厨房看一下东西准备好了没。”

烟儿轻声道了告退,转身走了下去。

烟儿刚走,窦妙不知道从哪旮旯给钻了出来,脸上嘻嘻哈哈的笑道:“冕弟,我去给我娘说去咯,说你把烟儿惹哭了,嘿嘿。”

“姐,做人可得凭良心啊,她就一奴婢,你还护?你真要真看中她,过段时间从娘亲那要过来,今儿别告状就行,我可不想惹娘生气。”窦冕做求饶状说。

窦妙嘿嘿笑起来,报这窦冕往厨房走,等着到了厨房门口,窦妙指着厨房忙忙乎乎的四个人:“这个你昨天给我的菜谱没写,是不是你还藏着啥呢?”

窦冕脑着脑袋,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窦妙,心道:“这大半年不见,我这亲姐咋跟变了一个人一样,真邪性。”

“说吧,打算做啥饭?”

“做月饼,晚上吃的。”

“噢!那你赶紧让他们做吧,你看一个个就在那碾糯米,不干正事。”

窦冕劝道:“姐,材料还没准备好,他们枣核话还没掏出来。”

“那先让他们做两个不就行了,我就尝一个试试。”

窦冕听完,用力拍了下脑袋,对着还在忙活的朴喜说:“朴喜,放下手中的东西,开始干活了。”

“得咧!”

朴喜放下手上的东西,用水仔细的洗了下首,擦干手,问道:“公子,该咋做?”

“先将面粉、鸡蛋、猪油,放在一盆中,放入水搅合均匀,和成面团,醒一刻钟叫我。”

朴喜听完,随手气一个盆子,仔细的擦拭干净,拿着葫芦瓢舀了几瓢面粉倒在盆子,打了十几个鸡蛋加了半碗猪油,然后倒水,用力的在盆里揉起来。

窦冕对着厨房里帮忙干活的两个仆役说:“你俩一个人碾糯米,另外一个去煮红豆去,把红豆煮烂。”

正在忙碌的俩小年轻,相互对望了一眼,里面年岁稍大的那个放下手中的东西,拿起端起盆子就往锅里倒红豆。

“哎!你这洗没洗?直接往里倒?”

“洗了的,不洗怎么敢呢?”

窦妙睁大眼睛看着窦冕:“你这要干啥?难道我们还要煮稀饭?”

“不是,我就为了做豆沙。”窦冕回道。

“那这得多久?”

“回小姐的话,煮烂最少也要大半个时辰。”

窦妙抱着窦冕不说话了,直接转过身走到刚才坐的石桌旁。

“姐,你老想做饭干嘛?家里又不缺你口吃的。”

“哼!我才不想学。”窦妙冷哼着转过头说。

“那你把菜谱给我,反正你又不做饭。”

“不给!我写的,干嘛给你?”

“诶?我瞧瞧,我姐啥时候变的这么不讲理,我得赶紧给我爹说说,把你嫁出去,免得放家里把家里好东西刨你身边了。”窦冕边说边伸出手去摸窦妙的脸。

“呸!没大没小,连你姐姐我都干调侃,信不信我揍你。”

窦妙说完便抓起窦冕,翻过身放在腿上,用手轻轻的拍着窦冕屁股。

姐弟俩正在嬉闹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小人宋存见过小姐、公子。”

“怎么了?”姐弟俩不约而同的问。

“公子,老爷正在大厅等着你。”

“等我干嘛?不会想揍我吧?”

“不是,说是带你要去尹公家里。”

“那行,我知道了,你先回禀我爹,我等会就来。”

宋存听到答复,满意的转身小步跑了出去。

“你走了,厨房里咋办?”窦妙眨巴着眼睛问。

“我给你说,你能记住吗?姐。”

“说吧,啰里啰嗦的。”

“你让把红豆捻成糊状,锅里加油跟炒菜一样炒,里面用蜂蜜,炒变色就行。”

“那之后呢?不能就这么和一起吧?”

“用和的面就跟烙油饼一样包起来,包成这么大,两边抹平,放锅里烤,烤的时候用刷子在上面刷一层香油,等到烤黄取出来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

“对啊!”

“哼!这我也会,就这你还当秘密,你去换衣服,我去厨房看着点。”

窦妙说完话边拾起身,不再理会窦冕,满脸笑意的往厨房走去。

窦冕被窦妙忽然变脸的样子,惊讶的就差舌头没掉下来,不满的腹诽起来:“真把我当抹布了,用完就扔,亲姐啊!”

窦冕抬起头在院里搜索了一圈,看见烟儿从厨房里往出走,赶紧招手喊:“烟儿,快点来。”

烟儿听见招呼声,小步跑过来,急切的说:“公子,厨房里面正在准备材料。”

“别说了,等你来黄花菜都凉了,赶紧带我去换衣服,咱们今儿换一家饭吃。”窦冕摆摆手说。

“嗯,来,我抱着你去卧室。”

烟儿边说边抱起窦冕,往卧室方向走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蝼蛄》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