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暗宠甜妻:首席轻轻爱》

  • 作者:欢喜姬
  • 主角:林乐瑶,秦瑟风
  • 推荐:705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11-09 17:16:42

《暗宠甜妻:首席轻轻爱》 内容简介

光环人物叫林乐瑶,秦瑟风的新篇是《暗宠甜妻:首席轻轻爱》,它是作者欢喜姬墨下的一本总裁网络创作,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不听林正源的话不行,可是辜负了秦瑟风的好意也是她不想的。正在纠结,电话响了,是秦瑟风。“瑶瑶,你在干什么?”他那边的声音很轻柔欢快。“他不同意。”她带着一肚子气恼,“你在哪里我去找你。”“我现在机场,

《暗宠甜妻:首席轻轻爱》 章节试读

不听林正源的话不行,可是辜负了秦瑟风的好意也是她不想的。正在纠结,电话响了,是秦瑟风。

“瑶瑶,你在干什么?”他那边的声音很轻柔欢快。

“他不同意。”她带着一肚子气恼,“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我现在机场,等下就要去巴黎,新戏马上就开机了。没关系,这件事我去处理,这些日子你就乖乖地等我回来,不过不要被那些狗仔和经纪公司缠上,别的事情我去处理,我回去解决。”

挂了电话,林乐瑶看着电话出神,不知怎么回事,电话那头的秦瑟风好像特别遥远的样子,虽然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却又好像有什么不同了。

车子本来在路边停着,正在想事情,有一辆车却从后面直接撞了上来,她气恼地下车去看,来人竟然是裴欣妍。

“欣妍?”她的恼怒变成了疑惑,随即了悟,一定是因为秦瑟风。

“林乐瑶,你真好啊,这样对待我。”裴欣妍俏脸气得发白,指着林乐瑶狠狠地骂道。

“欣妍,我很抱歉,可是这种事情是也是无法控制的。”她极力地解释。

“无法控制?这种话都说得出来,你拒绝的话谁又能强迫你?”她冷笑。

“我不想拒绝。”

“所以你抱歉什么?你直接说你是故意的就好了,找你的公司不止一家吧,找你拍广告的也不止一家吧,你偏偏看上了‘锦采’。”

“你在说什么?什么‘锦采’?”林乐瑶莫名其妙,锦采是一个家化的品牌,可是又和她有什么关系?

“你现在还装有什么意思?你和秦瑟风在一起,我虽然很不开心,但是无所谓,感情的事情没有办法勉强,我都知道,所以即使我心里很不开心但也任命了,可是你为什么又要去抢‘锦采’的代言?”

终于听懂了缘由,却更摸不着头脑:“我什么时候给‘锦采’代言过,你误会了。”

“你真不知道?”裴欣妍看她的样子不像是作伪,却又冷笑:“那就是秦瑟风干的,为了捧你,他真是费劲了心思。”她又打量了林乐瑶一次,不甘地道:“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能看上你,我哪里不如你了。”说着她回到自己车里,路过林乐瑶身边道:“你把车送到修理站吧,然后把账单寄给我。”说罢绝尘而去。

林乐瑶哭笑不得,却又想起裴欣妍所说的代言的事情,又给秦瑟风打电话,电话却已关机,想必已上了飞机。她虽然愿意为了他而走上一条自己所不熟悉的道路,却不愿意完全被别人决定自己的生活,这让她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闭上眼睛再来想秦瑟风,除了惑人的笑容,他只走了短短两天,她却已经想不起他的模样,只有那张笑脸越来越清晰,逐渐成了她记忆里秦瑟风所有的模样。

不知不觉间,驱车来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地方,微微思索,想起这便是上次和南宫浩云从井巷逃出来的地方,在这里他们一起等待蒋寒池的存在。

南宫浩云!这个名字在她脑海里出现,突然心里涌上一种别样的感觉,他对她造成了无比的伤害,这辈子都抹不去的阴影,但她对他却完全没有恨,那种失落与怅惘是无法形容的,是她自己也捉摸不透的。

“啊,这是谁?这不是南宫大少的女朋友么?”一个轻佻的声音出现。林乐瑶回头,只见一个人缓缓向她走来,正是那个疤痕男子孟玄哲。她心中一慌,就要上车。

孟玄哲大笑:“看到我怎么好像老鼠看到猫一样?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再找你麻烦,我和你本来也没什么纠葛不是?”

“林小姐,你真不是普通人啊,南宫浩云为了你连命都不要敢来井巷,现在满城都是秦瑟风和你的消息,看样子林小姐还真不是普通人啊。”

林乐瑶看他一眼,径自上车。

孟玄哲后面跟上一句:“但是无论如何,那个南宫浩云为了一个女人搞成这样,我还真有些不甘心。”

“南宫浩云为了一个女人搞成这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所说的“一个女人”是谁?“南宫浩云怎么了?”本来决定和南宫浩云再也没有瓜葛的林乐瑶心情烦躁起来,她想装作完全没有听到,她想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那句话一直在她耳边回响,孟玄哲那幸灾乐祸却又有些遗憾的声音在她耳中一次次地回想。

一直到晚上,她再也忍不住拨通了蒋寒池的电话。

“喂。”那边蒋寒池的声音依然冷冷清清,不带什么感情色彩,没有什么变化,他应该还没事吧。

“我是林乐瑶。”她轻轻地吐出名字,想起自己上次挂掉他电话,真怕他这次也依葫芦画瓢。

“嗯,我知道,什么事。”四平八稳的声音让林乐瑶一度以为自己在和电脑交流。

那边停顿了片刻道:“你是想问南宫浩云的情况吧,不怎么好。”

“什么叫不怎么好,他怎么了?”林乐瑶不由自主地焦急。

“说不好,你想知道自己来看吧,我有事先走,挂了。”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声音,下了无数决心,林乐瑶还是来到了南宫浩云家,这个让自己有无数噩梦的地方。

按门铃,没有动静,再按,依然没有反应。她试着轻轻推了推门,竟然推开了。

秋天已经到了,整个尉迟家大院里全部都是落叶,红色的黄色的分外绚丽,只是这里不是公园,而是家,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打扫。一个月不见,这里萧条无比,以前虽然人也少,但至少干净整洁,现在却连这点气息都没了。

落叶刷刷地扫地,林乐瑶走进主宅,上楼。

凭着感觉,她走进自己当初住的房间。打开门,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定睛一看,一个人坐在地上正在喝酒,他头发蓬乱,浑身脏兮兮的,白衬衫上面也不知染了什么颜色。

这是南宫浩云?她不敢置信。

她穿着高跟鞋进来,有很响亮的声音,他却根本没有抬头看一眼。心里蓦然一痛,他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是因为她的离开么?这一个月来他就是这样生活的么?

“南宫浩云。”她轻轻呼唤。

南宫浩云听到她的声音,猛一抬头,林乐瑶看到他红通通的眼睛,心里酸楚,又轻声地呼唤:“南宫浩云。”

“林乐瑶?”他的声音沙哑无比。

“是我。”她看着他野兽般的眼睛有些忐忑。

“你来干什么?”

“我——”她语塞,她来做什么?来看他?她有什么立场来看他?作为他的朋友?还是曾经的情人?她忽然想到一个借口,胡乱道:“我不是弄坏了你的礼服么?我要还钱。”说完她就后悔了,虽然爸爸回来了她可以要钱还南宫浩云,可是她现在并没有带那么多钱,卡里有一万多块是爸爸刚给她的生活费,但是还礼服钱的话还是远远不够。

“你来了。”他又道,突然站起身来,一把抱住她,头埋在她颈窝,声音带着哽咽:“你来了。”南宫浩云并没有继续说礼服的事,而是紧紧地抱住了她。

林乐瑶感觉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她犹豫片刻伸手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

“别走了行么?在我身边。”他扳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焦急地说,“你不要和秦瑟风在一起,我会好好对你的。就在我身边好不好?”他的声音越来越激动。

“你冷静些,我这次回来,只是看看你,毕竟,毕竟你也救过我的命,我们,也算共患难过,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也不想再追究,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为什么?你爱秦瑟风是不是?”他眼神眯起来,醉态渐渐不见,变得阴沉起来。

“是的,”她点头,虽然刚才还在反省自己对秦瑟风的感情,她虽然成了秦瑟风的女朋友,但是她忽然觉得自己并不确定心意,可现在在南宫浩云面前,她绝对不能这么说。

“为什么?你到底喜欢他什么?他长得好,有名气么?”

“不是这些,这些你也有不是么?他尊重我,他真心地爱护我,让我觉得自己很重要。最重要的是,他也爱我。啊——你做什么?”林乐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抱起来一把扔到床上。

“你——”林乐瑶挣扎着坐起来,看他又一次狂性大发,惊骇不已。

“他重视你,让你觉得你很重要?真好的解释,我也很重视你,让我们鸳梦重温吧。”他欺上身来,低头在她颈间狂烈地吻着,这吻带着暴怒,带着迷醉。

“南宫浩云,你别逼我恨你。”她大叫,她一定是疯了才会跑上门来看望这个恶魔。

“恨我?”他停顿片刻,将她不断挣扎的手压到脑后,看着她愤怒的眼神,他竟然笑了,只是这笑并未抵达眼底,只是带着浓浓的嘲讽:“我以为你一直很恨我,看来我做得还不够,那从现在开始,你就尽情地恨我吧。南宫浩云,只有恨他的人,从未有爱他的人,多你一个也不算多。”他的话虽然恶狠狠的,却充满了感伤和绝望,这种感伤让她的心不由地一颤。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