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三生劫妖记》

  • 作者:小缘宝
  • 主角:子诺,苏白
  • 推荐:458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11-09 17:16:42

《三生劫妖记》 内容简介

此次本人展示给各位书友们小缘宝原创佳作《三生劫妖记》,光环人物是子诺,苏白,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兄弟姐妹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试看 莲花挥刀向蚊落虎头顶砍来,蚊落虎纵然跃起,用力一推,把莲花挡了回去。而后莲花手腕一转,向蚊落虎的小腹砍去,只看见血光一闪,虎痛苦一喊,刀已刺中。莲花冷漠的一个后旋翻落地,冷冷地看着愤怒欲重新扑过来的蚊

《三生劫妖记》 章节试读

莲花挥刀向蚊落虎头顶砍来,蚊落虎纵然跃起,用力一推,把莲花挡了回去。而后莲花手腕一转,向蚊落虎的小腹砍去,只看见血光一闪,虎痛苦一喊,刀已刺中。

莲花冷漠的一个后旋翻落地,冷冷地看着愤怒欲重新扑过来的蚊落虎。站了起来,准备好姿势,轻轻一跃,匕首脱手而出,直中蚊落虎的眼睛。

“好!”观光台一片喝彩,连那妖王也透露着笑意,忍不住拍手叫好。

蚊落虎并不甘心,爪子在地上摩擦,发出“嗷呜”地声音,随时准备上前撕咬莲花。

莲花并不多说,或许一个月三次这样的战争已经让她十分的疲惫,面对生死也变的淡泊。猛的一拼,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那蚊落虎两只眼球直飞空中,鲜血喷了出来。

这一局,又是莲花胜。

“这个小姑娘有意思,不硬拼靠智取。前三次她的战斗我没有看到真是可惜了,唉,本大爷怎么会在这个月出去游玩了呢。”苏白一副懊恼的模样,懒洋洋地靠着桌椅眯起了眼睛,而目光却一刻都没有离开斗兽场上那个紧握着匕首一言不发的姑娘。

“移情别恋想要她?可惜你没机会了。”子诺微微一笑。

“哈,果然知我者非子诺也,不过我怎么就没机会了?”苏白从靠背上直起了腰,兴奋地靠近子诺问道。

“喏,”子诺努努嘴,苏白朝子诺所指的方向看去。

妖王目不转睛地看着莲花,苏白瞬间懂了,搂过子诺的肩膀:“说的有理,有理。”

“那被你抛弃了的可怜君亦你还要么?”子诺的语气淡淡的,还是听不出任何情绪。

“送我宫里。”

战斗结束,斗兽场的人意犹未尽地散场,赌赢了的兴奋的拿着赏金向周围人炫耀,输了的垂头丧气说着明日必赢的话。

而那位胜者,莲花姑娘,则被重重的扔进了地窖的走道里。

她的作用只是斗兽场上风光的那五分钟,败了就是蚊落虎的盘中餐,胜了只会让人期待下一次的战斗。

大家都冷漠的看了一眼却没有人上前扶一把。或许大家已经习惯了每日都会上演的场景,无论怎样都触动不了自己麻木的内心。

君亦走上前将莲花扶起来,看着她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还好吗?”

“死不了。”莲花毫无感情地回答。

“你住哪一间?我扶你过去吧。”君亦真诚地看着莲花。

莲花看着眼前这个双目清澈的女孩,犹豫了一下:“五十六。”

坐在五十六号房间的君亦和莲花相视却不说话。

过了很久莲花叹了口气:“还是谢谢你。”

“没事没事。”君亦赶忙回答。

莲花苦笑了一下:“再过一会就是集体训练了,那真是恐怖的开始,你怎么会来这呢,会死在这的小丫头。”

君亦也是无奈地一笑,简略地诉说了下自己的经历,然后问出了她疑惑很久的问题:“那你们呢?为什么会来这,这又是什么地方?”

“这是历代罪臣的子女,被卖掉被遗弃的,完全没有妖力的妖怪所来的地方。没有人可以逃出去,唯一的方式就是胜利,只要你获得了10次胜利,你就可以获得新生,去人间做一个没有妖力的普通人类。但是,至今为止,没有人活下来过。”

“这里的存在就是为了给那些权势之人取乐么?”

“换一种说法,确实是这样。还有一种活下来的方式,那就是得到权贵之人的赏识,纳去做小妾,这样不仅可以得到一点点妖力重新做回妖怪,今后也算是衣食无忧了。”莲花的声音带着一点点落寞。

“那怎样才能得到赏识呢?”

“哈哈,但是这种方式也不可能,他们,”莲花指了指门外,“都把我们当作玩物,不值一提的东西。呵,我们的命,算什么东西。”

莲花脸上挂着自嘲的笑容。

君亦不知道说什么好,陷入了很久的沉默。

“叮——”门外传来了集合的声音。

莲花握住君亦的手:“妹妹,集训是非常可怕的,你要小心。这里的人大多冷漠,你千万,不要去相信谁,也不要多管闲事,更不要有好奇心,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低调行事,明哲保身。”

君亦点点头:“嗯,一定。”

“都站好,站好。”今天早上那个青蛙模样的妖怪拿着一个鞭子来回走动着,看见不顺眼的妖怪便一鞭子抽了下去。

君亦站在尾端,明白了这些人身体上那些新伤旧伤是怎么来的。

百感交集地跟着人群站好了队伍,等待着青蛙妖怪的下文。

“今天训练身体的柔韧性,大家一会排好队抽签,除了今日已经上去竞技的莲花不用集训,一共是186人,相邻的号两两一组。”

君亦随着队伍缓缓向前走去,没一会,轮到了君亦,君亦将手伸进箱子里随意抽了一签。

77号。这对应的便是78号。

签很快就抽完了。众人乖巧听话地站在一旁等待青蛙妖怪的发落。

“我们的人群新来了一个小伙伴,叫君亦,大家可要好好关照她啊。”青蛙妖怪不怀好意地说道,舔了舔嘴唇:“所谓柔韧性嘛,你们看,我们今天准备了百来根绳子,都是由诺爷亲自输送的法力千斤不断。那么我们今天的对赛就是,自己去将自己的脚捆起来,放入那个机器里,对赛的人两两相对,自己拉绳子,所拉的绳子长度越长,就胜利,输的人可是有小惊喜的哦。哈哈哈哈哈哈哈。”

子诺难以自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在她的前方有一排排的机器,用绳子将自己的脚捆住,然后自己拉绳子,脚就会像劈叉那样拉扯开,绳子拉的越长,脚就分的越开。若只是这样就还好,关键机器大概有两米高,自己是一个倒立的姿势,拉的绳子越长,自己也会随之升高,直到脚与头处在一个位置。

这……实在是太残忍了。

大家冷漠地各就各位,机械般的将自己的脚套好,开始拉扯绳子。

一个女孩走到君亦面前:“我是你的对手,你不开始是要认输么?别怪我没提醒你,输了的惩罚可是很惨的。”

君亦深呼一口气,走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套好自己的脚,准备开始。

君亦从小练舞,身体的柔韧性非常好,但是毕竟是个女儿家,若只是单纯的劈叉君亦百分百赢了,可是这个不仅需要倒着劈叉,还需要用自己的力量将自己倒挂上身。

君亦咬咬牙,用力的将自己不断地往上移。

一定不能输,一定。

君亦正想着,走道里来了四个黑衣蒙面女子,给青蛙妖怪行了个礼。

“妖王命令,今晚莲花侍寝。”

“侍寝,好啊,好。”青蛙妖怪拍拍手,大声传音:“莲花你听到了没有,这可是好消息,说不定就此飞黄腾达了。”

过了三秒,毫无动静。

青蛙妖股脸一沉,阴阳怪气地说:“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还是毫无动静。

青蛙妖怪嘴角一抽,冷笑:“呵,不过是赢了四次比赛,把自己当天王老子了?”

说罢,衣袖一甩,愤怒地朝五十六号房走去。

脚一踹,门打开。

莲花姑娘脸色苍白,浑身鲜血浸透。

原来早上那蚊落虎最大的杀招是声音,低吼和呼啸都给莲花姑娘造成了伤害只是当时并不显现出来。“拖走。”青蛙妖怪冷哼一声,嫌弃地命令道。

“什么!?”君亦惊恐的喊叫了出来,看着满身血迹的莲花姐姐被拖着带走,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嘴巴却止不住抖动不止的身子。白天要与兽斗,晚上还要陪帝王寻欢,这……这简直惨绝人寰。

那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男子,到底给自己带来了什么?

是生的希望,还是比死更可怕的活着?

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君亦大脑一片空白,愣愣地看着莲花消失的地方发呆。

怎么办?自己要怎么办?如果明天……如果明天被选中的人是自己怎么办?

“君亦。”青蛙妖怪忽然喊住了君亦的名字。一个女子从青蛙妖怪身边退下,像是刚刚跟他说了些什么。

君亦还没从慌乱中回过神来,愣了愣看着青蛙妖怪反应了过来赶紧回答:“在。”

“你有好运气,苏家公子苏白看上了你,去潇肃房沐浴更衣,今晚侍寝吧。”

仿佛天雷一下子砸中了君亦,半天缓不过神来,这么快,就轮到自己了么。

君亦紧紧地咬住自己的下嘴唇,血流出来了她也没察觉,她的脑海印出那个把自己救出来了的男子,时而冷漠,时而温柔。

君亦知道自己对他有了某种悸动,但是,这种特殊的感情流在血液里是那么的痛。

子诺你,现在是把我送人了么?

呵呵,君亦绝望的想,用力抹了一把眼泪,然后笑盈盈地对青蛙妖怪说:“好。”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