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大唐乐圣》

  • 作者:爱吃鱼的胖子
  • 主角:胡姬,李龟
  • 推荐:14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07 11:07:24

《大唐乐圣》 内容简介

火爆作品《大唐乐圣》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爱吃鱼的胖子,主线人物胡姬,李龟,是一本历史类型的网络创作,精彩章节节选:在李龟年带着众乐手开始进入望景峰的时候,杜甫正在主宴会场旁边的一棵大树上,朝下面看着热闹。因为,他的脚下,武忠武信两兄弟,正拿着许多铜制的香炉状事物在点火。“兄长,你动作快些,这边场地比较空旷,咱们要

《大唐乐圣》 章节试读

在李龟年带着众乐手开始进入望景峰的时候,杜甫正在主宴会场旁边的一棵大树上,朝下面看着热闹。

因为,他的脚下,武忠武信两兄弟,正拿着许多铜制的香炉状事物在点火。

“兄长,你动作快些,这边场地比较空旷,咱们要将带来的香料全部点燃,布置在周边,才能让大家闻到浓烈的香味。”

“知道了,知道了,这边交给我,你去那边。”武忠怕耽误事,向宴会场另一边的树林指了指道。

“那行,这边就交给你了,注意分散点燃,这一炉香料,也就只能燃烧一盏茶的功夫。”武信抱着一个大盒子,足有十几个铜制的小香炉,朝另外一边跑去道。

他却不想,树上面的杜甫听说这些拳头大的小香炉里面装的是香料,顿时升起了一些好奇心。

毕竟,能够爆发奇香的香料,可是稀罕货,在武信跑远了之后,他从树干上一溜,便落到了树下。

待得点燃了香炉,寻找合适的地方放置的武忠走远了之后,杜甫便急忙在他装香炉的盒子里面拿了两个揣进了自己的怀里,并且,成功的躲在树后,避过了回转过来拿香炉的武忠的视线。

十几个香炉,少了两个,武忠也没太在意,而此时,场中,《狂浪天香》的第一个小高潮来临,引起了众多观众一阵的叫好声,见到各个香炉都悠悠飘起了淡淡烟雾的武忠,便快速往舞台位置跑去。

舞台中央的空地上,二十多个胡姬,竟然两两相叠,搭起了人墙,最奇妙的是,用一只脚站立在底层舞者肩窝上的那些舞姬,并不是纹丝不动的保持平衡。

相反,她们与底层者,都有较大幅度的肢体舞蹈动作,并且,各不相同,两脚时而在双肩的肩窝的上轮换,时而与底层舞者保持相反的方向旋转,看的众人是目瞪口呆,不明白她们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这就是一个重心问题。

底层舞姬的腰与肩绷紧了之后,以受力点为重心,做一些其它肢体的舞蹈动作,或者以这个重心为中心点旋转。

而上层舞姬,则是需要保持平衡,不要大幅度的变得重心,就能继续各种看上去很花哨的舞蹈动作。

而且,她们的腹腔,喉咙,相对底层的胡姬更加放松,可以负责唱歌的部分。

这种在肩上跳舞的技艺,在后世亦经常有很多人表演,不过大多都是男女共舞,女舞者在男舞者肩上跳舞,能在这个时代,研究,并且练成这种舞技,也确实难得。

而当她们完成了几个这样的舞蹈之后,便开始更加密集的聚在了一起,点燃她们束腰带的铜扣里的香料,顿时,淡淡的烟雾,便开始散发出来。

想来,他们的铜扣之中有什么快速点火引燃的硫磺之类的东西。

当烟雾升起的时候,大家都忍不住抽动了鼻子,贪婪的吸收着这种直往人脑门里冲的香味。

而一个由三层人墙组合起来的肉色人塔,也在烟雾缭绕的舞台中央形成。

李龟年对于这种气味并不太在意,反倒是拉着杨三胖的哥舒翰,眯起了眼睛,细心感受香味是何种香精制成的。

“哥舒,怎么了?”见到味到烟雾气味的哥舒翰神色有异,李龟年开口问道。

哥舒翰答道,“这种气味,似乎在什么地方闻过。”

李龟年并没太在意道,“是么,你们西域人喜欢香料,闻过也不奇怪吧!”

哥舒翰却是道,“我说的不是香味,是掺杂在香味里面的其它一些东西的味道,不过,我也不能确定是什么,或许,这就是这种香料本身的味道。”

闻言,李龟年却是笑了笑道,“行了,你也别疑神疑鬼的了,这些东西,既然是通过了高将军的检查,应该是无害的,一会我们可能就要上场了,你要集中注意力,帮我看好三胖。”

哥舒翰一想也是,他可不是什么后世打击各种特大犯罪的特种兵王了,在这个世界,他只希望看到老二和老三开心快乐的生活就好,操那么多闲心干嘛!

由于李龟年是皇帝传召的,内侍直接将他们带到了舞台旁边的空地,倒是让他们看到了这所谓的《狂浪天香》的后半段表演。

三层的人墙显然不是这支胡姬歌舞团队的极限,此时,两个胡姬少女,已经爬上了最顶端,组成了第四层,而后,又有一个胡姬,怕到了她们两人的身上,成为了第五层。

而当大家以为,第五层已经是极限的时候,又有一个身材娇小些的胡姬少女,爬到了第五层那个胡姬少女的肩膀上,开始起舞。

表演到了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以及心弦,几乎都集中到了这个比两成楼还高的人梯上面,生怕站在第六层的那个胡姬少女会掉下来,而这个胡姬少女不管在那么高的位置,完成什么舞蹈动作,他们都觉得,这是非常高难度的。

然而,见过类似舞蹈的李龟年,却不这么觉得。

高度虽然不同了,但这个处于顶端的少女,只需要克服恐惧心理,或者对自己的舞伴绝对的信任,她在第五层那个胡姬肩膀上起舞的难度,和在只有两层的时候,在别人肩膀上起舞的难度,其实并没有高出多少。

这就是靠高度叠加,在观众心里堆彻出来的难度系数效果,算是一种导向性视觉艺术,在后世的杂技舞蹈团,同样常见。

几个和之前差不多的舞蹈动作完成之后,人墙开始快速撤下,这个表演环节,差不多有两三分钟,也就是说,大家沉浸在那种奇香之中,已经有两三分钟的时间了。

而再次在舞台中央上列队的胡姬们,从音乐曲调,到哼唱,以及舞姿,都开始与之前的杂技艺术风,有了巨大的转变。

场面上,胡姬们将屁股扭的极致诱惑,大大的胸脯不断的抖动,雪白的肚子,肚脐柔软的一起一伏,像蛇一般。

“这才是她们整个演出的另外一个核心,‘浪’。而且,我没猜错的话,咱们闻到的香味,应该有催情的作用。”李龟年脸上一本正经道。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大唐乐圣》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