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

  • 作者:悠然浅舞
  • 主角:唐宛,凌浩
  • 推荐:890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11-06 15:06:40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 内容简介

独家作品《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由悠然浅舞最新写的总裁类型的佳作,内容中的主线人物是唐宛,凌浩,内容新颖,可以看一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再次接到沈天齐的电话已经过了许久,毕竟这些日子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而这些事情沐爽是不会和沈天齐说的,除了不愿更多的是不能,就算是沐爽是对感情在冷淡的人,但沈天齐对她的态度沐爽无法忽视,只是沐爽无法回应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 章节试读

再次接到沈天齐的电话已经过了许久,毕竟这些日子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而这些事情沐爽是不会和沈天齐说的,除了不愿更多的是不能,就算是沐爽是对感情在冷淡的人,但沈天齐对她的态度沐爽无法忽视,只是沐爽无法回应而已,对于沈天齐沐爽太过了解,现在的沐爽再也承受不了她身边任何人再次因为她的莽撞出事,而所幸的是,沈天齐并没有问令沐爽难堪的问题,都是稀疏平常的关心,而这样对沐爽来说足以,之后所说的事让沐爽在意,不过关于她哥哥三年前的那件事知道的还是少之又少,挂断电话的沐爽不由对三年前的发生的事更加的疑心,就算是沈家的影响力不如沐家,但是想要调查点蛛丝马迹应该还是有的,或者在沐爽的想象中是更加轻而易举的,但现在却丝毫没有线索,究竟是谁将这件事藏得如此的密不透风,让这件事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凭空消失有究竟是何用意,恐怕现在知晓的就只有当时所受牵扯的人,不过既然沈天齐都查不到,那墨千夜又是怎样得知的,又如何确定他知道的这一切就是真相,沐爽像是抓到了什么关键的地方,又像是什么都没有抓住还是如置身迷雾一般,只是沐爽能够确定的是三年前的事应该不像是他们所知道的那么简单,不是为自己的哥哥开脱,只是事情隐藏的太深,让人不得不去在意,沐爽知道现在想要弄明白一切必然要去询问墨千夜,或者是看似毫无牵扯但却掌握一定线索的墨天他们,只是沐爽恐怕不会对他们开口询问,只因为三年前在墨千夜那里是禁忌,是墨千夜所有怨恨的根源,沐爽现在不敢去触及,怕一碰触毁掉的就是沐爽周围的一切,她已经不能在失去了,沐爽嘲笑着她自己,现在的她就是那么怯弱,没有去直面墨千夜的勇气。

韩澈和墨千夜刚刚踏入暗夜,熟悉的人已经上去禀告。

“呦,真是难得啊,最近如此忙的两位怎么有时间过了这里,我还以为见着鬼了呢。”当凌浩顶着那一张万众瞩目的脸出来的时候无疑的说是吸引了众多的目光,不一会这些目光便尽数散去,毕竟这里是暗夜,秘密丛生的地方,同时也是秘密归隐的地方。

“看来都知道了。”韩澈对于凌浩话中意指的是什么还是能够猜到的。

“我感兴趣的事,何时能够逃过我的眼睛。”凌浩这话听着自大,却也不假,因为凌浩在这个城市中有这样的实力。

“在一边看的如何?”韩澈说道。

“这现实版的死亡逃脱记看的是叫人心惊胆战啊,那丫头倒是越来越对我的胃口了。”凌浩的眸光狭长,韩澈不语,目光看向旁边一直沉默的墨千夜,只见墨千夜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在手中慢慢的摇晃,姿态看似优雅万分,却总有几分力道透着正在晃动的液体散发出来,韩澈和凌浩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毕竟有些事要点到为止。

“要插手吗?”墨千夜倏尔蹦出这一句话,询问的究竟是谁,自然不需要过多的猜想。

只见凌浩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嘴角上勾出令人沉醉的笑意:“是呀,究竟要不要插手呢?”

“若是要插手,就算是你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墨千夜说的阴沉。

“是吗,倒是许久没有见你这样的气势了,还真是有几分期待。”凌浩尽是笑意。

“凌浩!”一边的韩澈无奈的喊道,还真是个会添乱的家伙,沐爽和墨千夜的事已经够乱了,还是不要继续搅乱的好。

凌浩收敛了笑容:“没有好处的事我可不会行动,现在的我不过是个看客而已。”

凌浩的话令韩澈一愣,墨千夜看了凌浩一眼,最终没有在说话,现在嘛,那以后就不一定就是了,墨千夜杯中的酒不知何时已空空如也。

也就是这个时候,夜寒突然进来在墨千夜的耳边说了什么,墨千夜眉头深深的皱起,面色阴沉的可怕,瞬时就站起身来。

“不要做的太过,你应该比谁都清楚,现在的你不过是掌握了她在乎的人,如果没有了这些,连死都不怕的人,比什么都可怕。”凌浩说的认真。

“那只是如果,我不会让如果发生。”墨千夜扔下这句话就走出了暗夜。

凌浩看着墨千夜离开的身影,但愿他的这份自信能够让他一直的站在的高处才好,不然等待他的恐怕就是那个女子的反噬了,而貌似所有的一切都在有意或无意的向着这个方向发展中。

“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韩澈问。

“我刚才说了很多,你指的是哪个?”凌浩只是笑着。

“你真要插手他们之间的事情。”

“谁知道,没有什么事是一定,也没有什么事是不一定,这就是我对他们之间的事有的态度。”凌浩说。

“理由呢!”韩澈知道凌浩并不是多管闲事的人,更况且对于墨千夜和沐家的事,凌浩向来不沾染丝毫,现在又为何会有这样的心思。

“我做事向来随我心意,何需要理由。”

韩澈没有在问下去,凌浩的决定没有人能够阻止,更何况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是处于同一阵地,就算是凌浩要插手这件事,韩澈也不能说什么,只是私心里还是不想,不想破坏他们现在的关系。

“最近最好还是多注意一下你身边的那只小猫,那可是藏着锋利爪子的老虎。”

小猫,老虎,难道说的是子韵,等韩澈想问凌浩究竟什么意思的时候,凌浩已经离开,是要发生些什么吗,韩澈若有所思。

唐宛心和沐爽分开之后,独自的离开,而就在唐宛心离开之际,角落里的一个身影迅速的跟上唐宛心的步伐,行动隐秘而沉稳,如影随行,而唐宛心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但是却没有回头,只是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继续的走着,只是嘴角在不经意间勾起了一抹令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墨千夜回到家中的时候,脸上的阴沉还没有消散去,与其说是消散,不如说是越聚越深,又一场暴风雨要来的预兆,而这场暴风雨要席卷的无疑是眼前的沐爽。

不用多问,一看墨千夜的表情,沐爽就已经猜到是因为何事,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说了,什么时候开始她与墨千夜之间有这样的默契了。沐爽只看了墨千夜一眼,之后继续吃饭,面对即将而来的风暴,总要补充点可以存活下来的力气。

随着墨千夜进门的夜寒看着继续在那里吃饭的沐爽,已经是一幅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表情,夜寒知道沐爽这样只会让墨千夜更加的气愤,而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夜寒不敢去想,于是想上前劝说沐爽,却在还没有开口的时候,被墨千夜和退:“夜寒,下去。”就算是有话说,在墨千夜发出命令之后,夜寒也只能遵从。

静,能够听到餐具碰触盘子的声音。

“知晓的真快,明明只过了那么短的时间。”沐爽淡淡的说着。

“嘭……”是桌子上的盘子被一扫而落的声音,噼里啪啦碎了一地,饭菜也随之而落。

“墨总何必浪费食物。”沐爽俯下身子去捡拾那些餐具的残骸,却被狠力的双手提起,就这样被压迫在墙上,肩上传来捏碎骨髓般的疼痛。

“医院的一次我认为我讲的够清楚,看来你很会阳奉阴违。”墨千夜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这样紧迫的盯着沐爽了,而沐爽已经习惯了用平静去面对:“墨总说的很明白,我也听的很清楚,顾盼姓顾,不姓沐,自哥哥离开之日他们之间就没有关系了,又哪里触犯了墨总。”

“可惜她肚子里的孩子姓沐。”墨千夜没有对付顾家,也没有对顾盼下手,但并不代表放过他们,只不过是因为从根本上顾盼姓顾而已,折磨她不如折磨沐爽更让沐家心碎,但他墨千夜不会放过沐嘉豪的孩子,要不是沐嘉豪他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温暖的家,也已经有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而这一切都让沐嘉豪给毁了,现在他凭什么放过,却没有想到让沐爽提前一步知道,放走了顾盼。

孩子的事情果然是瞒不住墨千夜的,幸好她的嫂子已经离开,不然墨千夜应该不会放过,就算是未成形的孩子依旧是一样。

“可惜了,墨总晚了一步,嫂子已经走了。”

“她是走了,不过你留下来,沐家该还的总要全部一分不差的还回来,孩子就由你来偿还。”沐爽还没有从墨千夜的话语里反应过来,上衣已经被撕扯开来,沐爽瞬时明白了墨千夜话中的意思。

“墨千夜,你有没有心。”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无论谁的孩子那都是一条生命啊。

“呵呵,心,你沐家人配说心,我的心早就没了,早三年前被你们沐家亲手杀了。”墨千夜将沐爽双手扼住,让沐爽无法反抗,墨千夜碰触的地方,冷到心扉:“放开……”却抵住不了这疯狂的猛兽,早就想到这样的遭遇,但却不想是这样的理由。

就这这时门被打开,进来的唐宛心刚好看到的就是这一幕,本平静无波的双眸一瞬间怒火中烧,但却很好的隐忍住:“打扰千夜哥你的好事了,原来千夜哥所说的一切都是骗人的,你根本就是已经忘记了姐姐,根本就是打着姐姐的幌子在欺骗我,大骗子,我再也不信你任何的话了,我现在只觉的姐姐可怜,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个骗子,你不配喜欢姐姐。”泪珠滚滚的落下,转身抛开的身影彻底惊醒了墨千夜,墨千夜迅速的跑开,只留下沐爽,这是第几次被唐宛心这个女子救了,还真是应该感谢她,不过恐怕人家也不会接受这份感谢吧。

“夫人。”夜寒一直背对着沐爽站着,将一条毛毯递给沐爽。

“谢谢。”沐爽接过,早已不在乎她屈辱的样子被别人看到,因为那已经没有意义了。

唐宛心不知道这是她第几次从墨千夜的面前跑开了,那样的场面的确令人恼火,但她不是隐忍不了,而是知道要是她出来,墨千夜一定会来追她而已,就像沐爽说的,她的姐姐在墨千夜心中占据了很大的位置,而她从来都不介意利用墨千夜的这份心意。

“上车。”墨千夜不知何时已经停在了唐宛心的身边。

“我不。”唐宛心又恢复成了那个闹别扭下丫头的模样,继续的向前走去。

墨千夜下车直接将唐宛心拦腰抱起,放到车里,系上安全带。

“你要干嘛,放我下去。”唐宛心挣扎着,想要开车门下去,却已经提早一步被墨千夜锁住。下不去的唐宛心将头扭向一边不与墨千夜说话。

“不要像小孩子一样,你应该明白我心里只有婉瑜一个。”墨千夜便开车便说道。

唐宛心转过头来:“那是以前,谁知道现在。”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只婉瑜一个。”墨千夜眼睛里是难得的深情,而这句话让唐宛心欢喜的同时也夹杂着浓重的失落:“那就让她离开你身边。”至少现在她的眼睛里不想看到别人在墨千夜的身边。

“不要任Xing。”他还没有让沐家偿还够,还没有让她彻底跌落深渊,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就放过。

“停车,放我下去。”唐宛心夺过墨千夜的方向盘,车子瞬时摇摆不定,失去了放行,墨千夜费了一番功夫才将车子停下。

“不想活了的吗?”墨千夜朝唐宛心吼道。

唐宛心已经解开安全带下车去,墨千夜也跟着下去:“死了才好,就像姐姐那样一了百了,省着看到这些心烦。”

“啪。”清脆的巴掌声让唐宛心愣住,墨千夜的手还停留在空中,阴沉的双眸盯着唐宛心:“别把生死看的那么轻贱,你什么也不明白。”

墨千夜的怒火让唐宛心沉静下来,很显然她触及到了不能触及的地方,就算是墨千夜再宠她,但终究只是宠溺而已,不是爱,唐宛心为这份认知心痛。

“上车,我送你回去。”墨千夜看着面前沉静下来的唐宛心,那低落的眉眼处和曾经的人是那么相似,却终究不是。

唐宛心乖乖的上车,再也没有说什么话,一路上沉静,直到下车。

“千夜哥,对不起,是我口不择言了。”唐宛心主动的认错,她没有想到会让墨千夜这样发火。

“没事了,早点上去休息。”墨千夜只简单说了这句,就开车离开,没有上去,唐宛心感觉到巨大的失落,该怎么办,无论用什么办法她都不能失去墨千夜的这份宠爱,看着远处的几个人影,唐宛心像是想到了什么。

墨千夜没有直接回去,而是驱车来到了江边,就算是在这个时节,夜晚的风还是夹杂着几分冰凉,他有多久没有真正的去面对这样河水了,总感觉不去面对,原来的感觉就还在,殊不知这样才在自己欺骗自己。死亡是个多么可怕的字眼,只有经历过目睹过的人才会知道,宛心终究是什么都不明白,才会说出那样轻巧的话,殊不知那被死亡留下的阴影才是永远无法逃脱的噩梦,而是不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对经历过死亡的沐爽有所缓和,才会让她再次的在他墨千夜的眼皮下使诈,看来这几天是他太过善良了。墨千夜盯着那片江水,表情沉静下来,放心婉瑜,他一定会让沐家的付出比现在还要惨痛十倍的代价。凉风继续的吹来,吹的有些头疼,墨千夜回到车里。

墨千夜从车里下来的时候,夜寒还在守着,见到墨千夜迅速的迎了上去:“她呢?”夜寒自然知道指的是谁,夜寒一怔,最后还是如实的交代:“夫人出去了。”夜寒想起前一刻沐爽收拾好一切就要出门的场景,按照墨千夜的吩咐夜寒本来应该阻拦要阻拦沐爽的,但是在那一刻看到沐爽脸上那绝望的表情的时候,夜寒失去了继续阻拦的力气,那样的表情太过熟悉,熟悉的容易让人印刻到脑海里。

闻言墨千夜的眉头皱起,夜寒知晓违抗命令的后果,不仅作为墨千夜的手下,更是作为墨千夜信赖的人,夜寒这次是他的自作主张,墨千夜只看了夜寒一眼:“下不为例,不止这一件事,你应该明白。”

“是。”夜寒知道另一件是什么,今晚的夜寒确实是有些忘记了自己的职责的,刚刚唐宛心来的时候,夜寒本应该阻拦,却没有阻拦,因为怕墨千夜和沐爽之间再出什么事情,才会放唐宛心进去,而这两件事都算是违背了墨千夜的命令,而墨千夜却没有怪罪,夜寒深深的在反省着,以后这样的事他不会在做了,他的命是墨千夜救回来的,更是发过重誓要追随墨千夜,今夜的事不会再出现第二次。

夜寒的Xing格墨千夜清楚自然是不用他多说什么,算了今夜就这样吧,就让他们安稳的再过这样一个夜晚吧,明天太阳再次升起后,等待的会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只是能够清楚的是这次墨千夜连那丝最后对死亡的善良都不会有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