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沧海神记》

  • 作者:七月山海
  • 主角:清玄子,林长老
  • 推荐:75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05 20:03:03

《沧海神记》 内容简介

优质创作《沧海神记》是七月山海墨下的一本仙侠风格的新书,传奇人物清玄子,林长老,书中主要讲述:一顿年夜饭吃的欢声笑语,这诺大的天机剑派过个年,就跟悍牛城那世俗城市里一样,鞭炮烟花齐鸣。对于赵青衣来说,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以前他是看别人热闹,今夜他却跟着众多师兄一起热闹。饭桌上众多没吃过的美味,也

《沧海神记》 章节试读

一顿年夜饭吃的欢声笑语,这诺大的天机剑派过个年,就跟悍牛城那世俗城市里一样,鞭炮烟花齐鸣。

对于赵青衣来说,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以前他是看别人热闹,今夜他却跟着众多师兄一起热闹。

饭桌上众多没吃过的美味,也是让他大饱口福,唯一不好的就是,被沈程等人灌着喝了两杯灵酒。

两杯灵酒下肚,虽然能补充不少灵气,但那火辣辣的味道,赵青衣着实是适应不了,没喝几杯,肚里就翻江倒海,最后只得苦笑着落荒而逃。

年夜饭一直吃到午夜,赵青衣回到阁楼,将一个红色锦囊放在枕头下面。

这个做工精细的锦囊是师傅给的红包,也就是传说中的压岁钱。

沈程告诉他,压岁钱要放在枕头下面,第二天才能拆,这就叫压岁。

“呼。”打开窗户,闻着窗外新鲜的空气,赵青衣长出了一口气。

过年,至少天机剑派的过年,气氛还是很好的,哪怕是不认识的师兄,见面都是笑容满面,这种感觉他很喜欢。

“扑通。”小饕餮嘴里叼着一壶酒,从窗户外跳了进来,打了个趔趄。

小家伙双眼迷离,脚步轻浮,看的赵青衣不禁哑然失笑。

跟自己不一样,这小家伙似乎对酒挺有兴趣,一晚上在各个大桌上讨酒喝,众多弟子一看神兽讨酒,自然是要多少给多少,结果就成这模样了。

赵青衣将小家伙拎起来,放在床头角落里,结果却发现它嘴里的酒壶死活拿不下来,用力点,这货居然嘶牙咧嘴的低吼,也只能随它去了。

长夜漫漫,按道理来说,明天就要举行拜师礼了,他现在应该好好休息一番,养精蓄锐,可无奈的是,他现在却精神抖擞,一点睡意都没有。

“练练功吧。”赵青衣心中嘀咕着,自己现在紧张的不行,想到天亮会有那么多人来看他的拜师典礼,心中就有些发虚。

还是练功好,练功什么都不用想,想罢,他便盘腿坐下练功,不一会儿周身就被紫气环绕。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当五更天时,清玄子御剑而来,早早发现的赵青衣连忙收了功,散去环绕在周身的紫气。

“如何了?”清玄子跑上楼,笑道。

“还好。”赵青衣笑着点了点头。

“咦,你还没沐浴?”这时清玄子看着赵青衣身上的衣服,惊讶道。

赵青衣脸上笑容一僵,拜师前要沐浴更衣,清玄子昨天还提醒他来着,结果专心练功,自己居然忘记了。

清玄子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还好我提早过来,就是怕你会忘记什么,赶紧去!”

“好,好,好,我这就去。”赵青衣从衣柜里抓起新衣服,随后跑下阁楼,直接用井水洗漱。

清玄子站在二楼,左右无事便看了看四周,最后目光落在桌子上的拜师贴上,他随手拿起拜师帖翻开一看,这一看,看的他嘴角狂抽。

拜师贴上的字,说是鬼画神符都不为过,清玄子自幼在天机剑派里长大,书法自然是必学的,何曾见过赵青衣这种鸡爪涂鸦的字,当下便忍不住大笑起来。

一直笑到喘不过气来,清玄子揉了揉眼角上的泪滴,将拜师贴放下,心里总算是知道赵青衣为什么不情愿写拜师贴了。

此时赵青衣搓着湿答答的长发走上楼,见清玄子脸色有异,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快换衣服吧。”清玄强忍着笑意,摆了摆手。

赵青衣不疑有他,走进房间换上干净衣服,随后用力一抖,长发上水珠爆溅,湿答答的长发瞬间变得干燥,再对着镜子梳头带上头冠。

当一切准备妥当,外面已经到了破晓时分。

清玄子看了一眼朦朦亮的天,道:“走吧,今天有你忙的呢。”

二人一同御剑飞向天枢峰。

天枢峰半山腰的一处山崖上,七颗需要数人环抱的参天古树,在古树巨大的树枝华盖之下,有一座古朴的大殿,大殿前的广场上有一尊青铜大鼎。

此时在大殿广场上,已经有不少白衣弟子在忙碌,清玄子带着赵青衣御剑而来,降落在大殿广场边缘。

“这里是祖师祠,拜师仪式都在这里举行,别乱说话。”清玄子低声道。

赵青衣点了点头,古朴的大殿有不少人在忙碌,但所有人都轻手轻脚,连大声说话的都没有,整个大殿上都弥漫着着一股肃穆庄严的气息。

“走吧。”清玄子带着赵青衣走向大殿。

走到大殿门口,正好遇到一个身穿蓝袍的长老走出来,清玄子见状连忙行礼,恭敬道:“见过陈长老。”

赵青衣见状,也跟着行礼,心中惊讶,这陈长老恰巧就是昨天的那位。

陈长老一出门就看见清玄子,有些诧异的点了点头,随后他走到赵青衣身边,仔细打量了一番,最后帮赵青衣把头冠扶正,沉声道:“礼仪都记住了吗?”

赵青衣连忙点了点头,紧张道:“记住了!”

陈长老点了点头,道:“先等着吧。”说罢离开大殿。

清玄子陪着赵青衣现在大殿门口,此时有弟子抬着一张大香案放置在青铜大鼎前,又有人搬来数张檀木大椅,有序的排列着。

同一时间,数道白色身影接踵而来,其中几人身穿金边白袍,甚是惹眼。

乐子铮,王晨王曦还有云飞子全都到场,看的在场不少白衣弟子惊讶万分,再看向一身灰衣的赵青衣,眼中顿时充满了好奇之色。

“见过诸位师兄!”赵青衣迎上众人,恭敬的行礼。

“不必多礼,你可准备妥当了?”乐子铮一挥手,露出那如沐春风的笑容。

“准备妥当了。”赵青衣点了点头,笑道。

“今天你要是出差错,那我看你就要倒大霉了。”云飞子啃着梨,笑道。

“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对了,拜师礼应该需要一个长者代表,青衣你请了谁?”王曦问道。

“长者代表?”赵青衣一脸疑惑的看了看众人,最后转头看向清玄子,他怎么不知道要请什么长者代表?

清玄子耸了耸肩膀,道:“乐师弟说他来。”

“噢?”王晨王曦还有云飞子惊讶的看向乐子铮。

乐子铮走到比自己低一个头的赵青衣面前,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襟,笑道:“青衣是我带入山门的,这长者代表我也就代劳了,青衣你没意见吧?”

赵青衣摇了摇头,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个长者代表是什么东西,但他相信乐子铮不会害他,那就行了。

云飞子将嘴里的梨咽下去,笑道:“乐师弟你这招倒是妙啊,你这是怕自己闭关以后,有人欺负青衣不成?你当他的长者代表,不就是向所有人宣布,赵青衣是你乐子铮的人,要欺负他就要好好掂量一下。”

乐子铮摇了摇头,道:“云师兄说笑了,先不说青衣师弟的实力,光是林长老在后面镇着,我看整个天机剑派中,敢来欺负他的人,估计还没几个吧。”

“这倒是啊,林长老这么多年才找到你这么个宝贝徒弟,以后你可要照着我呀。”清玄子打趣着,拍了拍赵青衣的肩膀。

“得了吧,照着我才是,你清玄子家里那位,可是让所有人都闻风丧胆的存在,哪里像我,无依无靠的。”王晨笑起来,两只小眼睛都陷进肉里,模样端是带着喜感。

清玄子闻言苦笑,看了看四周,低声道:“你都说闻风丧胆了,问题是我也一样啊,我要是干点啥坏事,你以为我不怕啊。”

一到天机剑派,赵青衣就知道了清玄子后台强大,可是一直不知道,他的后台到底是谁,此时听的也是一头雾水,正想开口询问,一旁乐子铮却突然开口道:“别闹了,掌门来了。”

几人转头看去,只见数十道遁光飞落在广场上,一身紫袍的掌门天枢子,带着六个身穿金边蓝袍的峰主,还有身穿黑袍,神色严肃的大长老跟一群蓝袍长老。

掌门一出现,所有弟子都放下手中的活,齐齐的恭敬行礼,道:“见过掌门!”

“无需多礼。”天枢子挥了挥手,随后看了一眼赵青衣,最后和蔼的微笑颔首。

“差不多了,走吧。”乐子铮低声说道,说罢带着赵青衣走向广场中间。

广场中已经用红毯铺了一条路,路的尽头放着一张香案,香案上摆着水果,点心,还有一个香炉,香炉中三柱香正飘着香烟。

红毯两侧摆放着两排紫檀大椅,众人现在都站在一旁。

这时掌门看了看天色,带着六位峰主与大长老走向广场中间,坐在侧面的两排紫檀大椅上,随后对着陈长老点了点头。

陈长老也点头回应,走到红毯中间对着掌门等人微微躬身行礼,随后高声道:“吉时到!请长者如席!”

乐子铮整理了一下衣服,见赵青衣一脸的紧张,便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笑道:“别紧张,待会儿陈长老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说罢,他便走向顺着红毯走去,身边一个白色弟子手举托盘跟在他的身后,托盘中有早已准备好的束脩六礼。

束脩六礼包括有:肉干,芹菜,龙眼干,莲子,红枣,红豆,六礼都有自己的寓意,像肉干是谢师恩,红豆是大展宏图等等,这些清玄子也都大概的给赵青衣讲过。

而此时,他也知道了长者代表,是类似自己家属代表的意思,心中对于乐子铮的感激之情不禁又厚了一分。

待乐子铮走到香案前,陈长老又喊声道:“请长者行礼!”

乐子铮恭恭敬敬的对着香案后方的祖师祠堂正规揖礼,随后转身对着坐在红毯两侧的掌门峰主们行礼。

待一切完毕,他走到香案左侧的一张紫檀大椅前坐下。

陈长老这时喊道:“请弟子入席!”

赵青衣收回心思,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挺胸的走向红毯,走到香案前。

“请弟子行礼!”

赵青衣学着乐子铮,对着祖师祠正规揖礼,随后对着掌门等人行礼,最后走到乐子铮身边,立于一侧。

“请师者入席!”

一身崭新蓝袍的林长老,精神抖擞的走向红毯。

“请师者上香!”

林长老神情肃穆,在香案上取了三柱香,恭敬的拜了三拜,最后将香插在香炉中。

“请师者行礼!”

林长老对着祖师祠恭敬的行礼,然后转身对着掌门与峰主行礼。

“入座!”

林长老走到香案右侧,落座于紫檀大椅上。

“诵读拜师贴!”

乐子铮站起身,从赵青衣手中接过拜师贴,随后走到林长老面前,躬身行礼,翻开拜师贴。

这一翻来,饶是乐子铮心智成稳,也不禁眼皮子一跳,只是这个场合万万不可失态,便沉下心,诵读起拜师贴:“天机剑派林兮长老道鉴:弟子赵青衣,久慕长老剑术超群……”

待乐子铮诵读完,陈长老高声道:“递拜师贴!”

乐子铮双手持帖,恭敬的递给林长老。

林长老接过之后,陈长老又道:“长者向师者行礼!

乐子铮对着端坐着的林长老,恭敬的一揖到底。

“请弟子长者为师者敬上束脩之礼!”

乐子铮从身后白衣弟子手中接过束脩六礼,恭敬的躬身递上。

林长老此时也站起来,微微躬身点头,再接过束脩六礼,将束脩六礼转交于身后的白衣弟子,这才坐下。

乐子铮则转身回到自己的椅子上。

“请弟子向天机先圣行大礼!”

赵青衣脸色一肃,缓步走到香案前,双膝下跪。

“一叩首,天机一脉,德牟天地!”

赵青衣恭敬的叩头。

“二叩首,先圣师道,功过古今!”

………………………………

“三叩首,格物致知,修齐治和!”

…………………………………

“起!”

赵青衣缓缓起身。

“弟子向师者行大礼!”

赵青衣走到林长老面前,双膝跪下。

“一叩首,师道尊崇,立人立德!”

赵青衣再次恭敬叩首。

“二叩首,传学授业,教化解惑!”

……………………

“三叩首,感念师恩,天地为鉴!”

……………………………………

“奉茶!”

这时一名白衣弟子端着一个托盘走到赵青衣身边,赵青衣双膝跪地,双手端起托盘中的茶,再高举过头,递向林长老。

林长老双手接过,端到额头,闭眼,以示敬意,随后左手托茶碗,右手持盖,喝了一口茶水,再将茶杯交到身后白衣弟子手中。

“请师者训话!”

林长老端坐于大椅上,看着跪地的赵青衣,沉声道:“今日入我天机一脉,日后当团结同门,尊师重道,勤学苦修,门规家法更当谨守。”

“是,弟子谨记心头,不敢忘却。”赵青衣沉声应道。

“点眉心!”

林长老扶起赵青衣,从旁边白衣弟子手中接过狼毫毛笔,在朱砂上重重的粘了一下,随后在赵青衣眉心轻轻一点,嘴里低声念叨:“点了眉心,以后应更加聪明。”

“点魂灯!”

赵青衣心中一紧,拜师礼仪最痛苦的事来了。

很多名门大派中都有魂灯,魂灯是一种特殊的灯,里面存放着弟子的一丝神魂,人活着,灯亮,人一死,灯灭!

弟子出门历练,如果一直未归,魂灯就是师门确定弟子死活的东西,只是听说着抽神魂,挺痛苦的。

林长老从身边白衣弟子手中接过一个白色的灯笼,随后将手贴在赵青衣的头顶,轻声道:“别怕。”

赵青衣勉强一笑,还没说话,只觉得脑中一沉。

林长老手中一挥,从赵青衣头顶取出一道白光,随手拍进灯笼,白色的灯笼中,顿时冒起一阵烛光,随后林长老用狼毫毛笔,在灯笼上写下赵青衣三个朱色大字。

赵青衣有些晕晕沉沉的看着,林长老将已经点亮的魂灯交给白衣弟子,白衣弟子接过魂灯便走向祖师祠堂。

当这一切做完,陈长老最后扬声道:“礼成!”

至此,赵青衣就算是真正拜师天机剑派的门下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沧海神记》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