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画春风》

  • 作者:凡尘一琉璃
  • 主角:李惜,小叔
  • 推荐:13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04 18:00:51

《画春风》 内容简介

《画春风》由网络作家凡尘一琉璃所著,终于迎来了余音绕梁的大结局,李惜,小叔这两位主要角色会有怎样的摩擦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曲折绵长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这东西都卖完了,这万重星还没回来。万重俊就吩咐李惜留在原地等,说是万重星如回来,就在这里等他。他还是去寻一寻。这四弟,不催一催,说不得就到天傍黑才回。李惜眼看着万重俊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午后的阳光暖暖

《画春风》 章节试读

这东西都卖完了,这万重星还没回来。

万重俊就吩咐李惜留在原地等,说是万重星如回来,就在这里等他。

他还是去寻一寻。

这四弟,不催一催,说不得就到天傍黑才回。

李惜眼看着万重俊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午后的阳光暖暖地照着,对面那个卖草药的老头披着眼睛一下一下地打磕睡,李惜也伸手捂了一下嘴。

喉咙里泛上了肉包子的滋味,她打了一个嗝,她一共吃了几个包子?十个还是十一个?记不清了。

她靠在树桩上,万重星和万重俊两人不知什么时候就回来了,她不敢走远了。

时值初秋,路旁的树下盛开着金黄黄的小野菊,一片一片地,热闹得很。

李惜眯眼看着,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多久没有这样安静地坐着,什么也不想,就那么看着人来人往,独自享受那一份悄悄流逝的安逸。

她低垂着眼,看着一双双脚从面前依次走过:青色的鞋面,白色的罗?;黑色的鞋子,白色的罗?……或匆匆,或闲适。

记得有人说过,从鞋上可以得窥一个人的穿衣趣味。

她开始绕有兴味地看一会脚,然后抬头瞧一下人,乐此不疲。

渐渐地,不再抬头。

似乎,男子都是穿青色的布鞋或黑色的布鞋。

统一标配,没有变化。

她依旧垂头,瞧着路面上一双双脚踩过去。

又一双青色鞋子落入眼中,李惜一愣,红色的裤管?

她抬头,但见一个妇人,长发披肩,大红的衣裳,缓缓走过去,个子很高。

她眯眼,妇人忽侧了半边脸......

万重俊转了一圈,没有见到万重星。

董老板那里,他还是又回去问了,果然是没有去过。

这小子,跑哪里去了?他嘀咕了一声。

因为心下惦记着李惜,就没有再找,转了回来。

却是见那棵老柳树下,空无一人,连那个卖草药的老头也走了。

万重俊懊恼地拍了一下脑袋,只得站在原地张望。

正着急,就见万重星正晃悠着走过来。

”你一个人?李惜呢?”

万重俊一把拉过万重星,问。

他以为万重星回来,又带了李惜去寻他。

这人生地不熟的,李惜既没有同万重星在一起,是跑到哪里去了?

万重星一听,也是着急:“我刚回来。”

两人对看了一眼。

万重俊自责:“是我大意,想着她一向乖巧懂事,就叫她在这候着你,我也好快些寻到你。”

“分头找吧,应该走不远。一刻钟后,仍旧在这会合。”

万重俊点头,两人一人一边,跑了出去。

万重星的脚步飞快,目光如矩。想着方才在那边茶馆听得那几人闲谈,说是近来有不少修士无故失踪的事情,心内暗暗着急。

这李惜要是丢了,他可怎么同三嫂莫云霄交待?

他脚下飞快,一会功夫就穿过了一条街。

一座茶棚子里,二三个客人坐着喝茶。

李惜正盯着那个红衣妇人,一眨不眨。

她正横坐在一张长条凳上,架着一条腿,单手喝着一碗茶,不时撩一下背后披散下来的发丝。

“他怎么在这里,林平乐呢?”

李惜按捺住激跳的心,双手捧碗,慢慢喝着茶水。

一块下品灵石一碗的灵茶,她没有喝出味道来。

她没有想到,时隔数月,她竟会在此地碰见那个灰衣人。

望着那青白的脸,与记忆里刻划多遍的脸完会重合。

就是他,错不了。

如今挽了妇人的发髻,穿了妇人的衣裳。

那张脸却是愈发鲜明了。

茶铺里陆续有人进来,李惜静静地缩在一角,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愤怒和悲伤。

茶水早已喝干,她把茶叶末也嚼进了嘴里。

李惜胸脯上下起伏,觉得有点呼吸困难。

当日万重星问她,可想报仇?

她答得爽快:不想。因为实力不够。

可是现在看着仇人忽然活生生站在自己眼前,就五六步远,怎能不恨?

果然,这说得容易,做到还是很难啊?

她颤巍巍地伸手扭住了自己大腿上的肉皮,使劲扭转,一阵痛感传来,她闭了一下眼......再睁开,眼里终于血色褪去一些。

有人坐在一旁,她挪了一下屁股。

“李惜!”

万重星喘着气,看着李惜,脸上露出笑容:“谢天谢地,可算找到你了。快回去吧,二哥还在找你呢?我说,你不好好待在那里,瞎跑什么?可是吓死我和你二伯了。真是不让人省心。”

他去拉李惜,手却被李惜抓住,示意他坐下来。

“小叔,你看到那个人了么?”

李惜轻声,用嘴示意,声音颤抖。

万重星顺着李惜的目光瞧去,“咦”了一声,低声:“那是谁?你认识?”

李惜目光定定地:“就是我同你说的那个人,用搜魂.......”

万重星吃了一惊,制止李惜再说下去。

他慎重起来,重新打量,这一瞧,目光渐渐凝重。

他欠身,拉了李惜:“走了!”

李惜被他紧紧拽着,拉离了桌子,一直退到门外,才停了。

万重星仍没有松手,用身子挡了门口,低声:“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人修为很高。”

他看着李惜变白的脸,皱了眉:“我方才见他眉心透亮,老爷子是筑基中期,我估摸着,他应该是比我爹还高一些......”

李惜的心陡地下沉,她咬了咬嘴唇,没想到,他竟然是筑基后期修为?

她沉默了下来,看着万重星横在门口的身子,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可否打听一下,他是谁?”

李惜乞求道,眼睛里有亮光闪过。

万重星摇头。

修士之间不同的境界有不可逾越的规矩,高阶位者没有主动同你说话,低价位者只能避开,贸然上前搭讪,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没见方才那一张方桌,就那红衣妇人一人一桌,并没有人凑上前。

幸好,李惜虽不懂,却没有坐到那一桌。

李惜弄明白这点,目光黯淡,“小叔!”

她伸手拨开万重星,伸了头,目光定定地,仿佛要盯出一个洞来。

万重星有点担忧地瞧着她。

“走吧!”

李惜缓缓转身。

两人默默往回走。

“李惜!”

万重俊迎面匆匆跑来。

“怎么了?”

他见两人都垂头丧气。

万重星就三言两语地说了,末了,一摊手:“就这样!”

万重俊却是皱着眉头:“筑基后期修士?这可不多!”

见两人瞧着他,他解释:“水阴镇来了这般修为的修士,按理说,定是有人会知晓的.....”

“你是说董老大?”

万重星回过神来。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