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一亩花田:我的花神女友》

  • 作者:悦小童
  • 主角:李佳霖,林欢
  • 推荐:33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04 08:22:42

《一亩花田:我的花神女友》 内容简介

火爆新书《一亩花田:我的花神女友》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悦小童,主角李佳霖,林欢,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故事,精彩章节节选:“哇,卖了180万!”李佳霖搓着手兴高采烈地大声嚷着。张欣然淡淡地道:“不是中透艺,而是莲瓣兰。”刚才她上网查了查,连连叹气。不过,林欢说兰花得遇有缘人,那是它的福气。张欣然心道,那位有缘人或许不是景

《一亩花田:我的花神女友》 章节试读

“哇,卖了180万!”李佳霖搓着手兴高采烈地大声嚷着。

张欣然淡淡地道:“不是中透艺,而是莲瓣兰。”刚才她上网查了查,连连叹气。不过,林欢说兰花得遇有缘人,那是它的福气。张欣然心道,那位有缘人或许不是景老而是景煜吧?不过,这不是很好么?林欢的性子太过孤僻,若是能主动与人交流,慢慢地,性情就能开朗起来。

“莲瓣兰?”李佳霖惊叫一声,瞪大了眼,“笑笑,你该不会180万就把莲瓣兰卖了吧?”

林欢点点头,笑道:“不过是别人种坏的苗,也没费多大精力便能收货180万,已经是暴利中的暴利了,还想奢望什么?景老是真心喜欢兰花,若非是我实在需要大笔钱,不然就直接送给他了。哦,景老有几位朋友也喜爱兰花,另外几盆花很快就能有主人了。那几盆花,我一直不敢放在网上售卖,也是心里有所顾忌。”虽然安装了报警装置,但只有千年做贼哪有千年防贼的?若让有心人知道,自己有那能力保住这些花吗?

徐景灏显然也很快想到了这一点,道:“笑笑,你这花店的确是不太安全,平时只有一个店员,晚上又只剩你一人,万一遇到啥事儿,就算是及时报警也来不及啊!要不,你养几条狼狗,或者再雇几个人?”

“对对对,以后花店的生意肯定会越来越好,单单是一两人肯定忙不过来,还是多请几个的好。不过晚上嘛,就算要留人值守,也得仔细瞧瞧那人的品性,以免发生监守自盗的事儿。”李佳霖也急忙道,“要不,我先介绍两个人暂时来顶着?”

林欢忙道:“不用了,明天会有几个人来应聘,我准备从中选择两位,一人专门在线服务,一人负责门店,苏姐为店长。晚上……还是不要留人了,我不习惯。我会给公安分局的张队,请他们巡逻时多到这边走走。”想到花田空间的事情,不免心虚,想想,还是要有个万全之策,免得总有一天会让人生疑。

“过几天我给你带两条退役的军犬,一个顶俩,比普通人强多了!”张欣然盘算了一下,觉得就这花店,两条军犬足够了,白天关在后院儿,晚上就放出来,比请个不知底细的店员靠谱多了。

“谢谢欣然姐!”本来,林欢还想着是不是请董叔帮忙找两条警犬的,自然很是感激。

张欣然拍拍她的肩膀:“上午才说,你以后就是我妹子了,咱俩还谁跟谁啊?”

李佳霖撇撇嘴,他还想说,自己给弄条藏獒来呢。只是,那家伙只能从幼崽开始养,不然养不熟。网上常有主人被自家的狗咬伤咬死,甚至有被狗吃掉的报道,大多是因为那狗被多次转卖并非从小养大的。要领养狗狗,最好是在它刚满月,对人和事物尚未形成意识之前。眼珠一转,他决定,还是赶紧让人去找两只幼崽,就算是给林欢解闷也好。就算她不喜欢,自己帮着养就是了,不是更能密切俩人的关系?嘿嘿,这个法子好!

下午的生意,依然繁忙。不过,有李佳霖和徐景灏在,张欣然再打打杂,完全就没林欢啥事儿了,她便在一旁整理资料。一是李佳霖接的某公司订单,二是节后的菊展。菊展要进行两周,肯定是需要可靠的人守着,毕竟送展的***并非普通货色。而自己是不可能一直守着的,毕竟读书才是正业。那么,只能让苏姐去看着,但是店里又缺人了。她揉了揉眉头,有些麻烦。

李佳霖一心二用,随时关注着林欢,看到她似乎很为难的样子,忙关切地问道:“笑笑,咋了?有啥事儿说说呗,咱们也帮着想想办法。”

林欢将自己的顾虑一说,李佳霖一拍大腿,笑道:“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有的是!这事儿交给我,保证能给你弄几个,不,最少得十个,就十个了,两个帮着守店,八个协助苏姐守展台。明儿我就把事情落实了,你甭担心,交给我就是!”他拍着胸膛打包票。

见林欢迟疑,张欣然搂着她的胳膊,道:“如果你过意不去,就按行情给他们支付报酬就是,反正都要请人,临时在网上招聘也不放心不是?”

“啥报酬啊?”李佳霖忙道,“他们可是拿着咱的工资,帮着守守店铺看看展台,比平时的工作轻松多了!”

“李学长,我在外面招聘临时客服也是按天计算酬劳的,所以是必须支付的,否则,我也不好意思找你帮忙了。”林欢极为坚持。李佳霖见状,只得点头,心里却开始盘算找哪种类型的人合适,男的还是女的?年轻的没经验,年老又不免倚老卖老。

这才听说林欢要参加本届京城国际菊展,徐景灏好奇地问咋没见到那些参展的***。林欢解释,暂时寄放在基地,毕竟后院儿花房太小,并且基地的条件比花房好多了,到时会直接送到现场。“不过,我这里有照片,徐学长可有兴趣瞧瞧?”她问。

看到那些姿态优美、色彩各异的***,张欣然三人连连称赞。

“笑笑,怪不得有人说你是花仙子,你种的花都好漂亮!”张欣然看出照片中的***均非凡品,不免心动,想到自家奶奶挺喜欢养菊,但想了想,却未提出订购。

人员的问题解决了,让林欢大松一口气。为感谢李佳霖等人,晚上的饭菜更是精心准备。当然,不再是啥花宴了,做一次已经足够。仅仅一道主菜,即“佛跳墙”。传统的佛跳墙菜原料有几十种之多,包括海参、鲍鱼、鱼翅、干贝、鱼唇、鳖裙、鹿筋、鸽蛋、鸭珍、鱼肚、瑶柱、鸽子、排骨、蛏子等等,一时半会儿自然是不可能凑齐的,只有十几种食材而已,分别煎、炒、烹、炸,炮制成各种口味,然后一层一层地码放在坛子里,注入适量的高汤和绍兴酒,将坛口用荷叶密封盖严,放在炭火上加热,先用武火烧沸,后用文火慢慢煨炖十几个小时以上,这才大功告成。自然,这是在空间中完成。配菜则是几道凉拌素菜,主食为大米饭。

李佳霖三人是目瞪口呆。

“笑……笑笑!你真的没有跟名厨学过?”李佳霖忍不住问道,“佛跳墙啊!天啦,比我在福州聚春园吃到的还要正宗,更醇厚鲜美!你啥时候弄的?咋一直没闻到香味呢?前面的工序不算,这道菜可是至少得五六个小时才能炖好!”

林欢愣了愣,心道,糟了,我居然忘了这桩事儿。眨眨眼,道:“如果让人闻到,不是早就没了?”

“哎呀,可不是呢!”李佳霖一拍手,想到中午那么多人,一人一筷子可不就没了?“笑笑,你做得太对了,咱就得分清亲疏远近,李彻他们来蹭饭已经是占了大便宜,哪里能让他们吃到这等美味?景灏,哼哼,你该不是早就闻到这香味了吧,不然咋也跟着我回来?”他眼神不善地看着徐景灏。

徐景灏美美地喝了半碗汤,不急不忙地道:“如果早知道,先前我就多运动运动。”

啥?你这啥意思?难道是想和咱抢食儿?“哎哟,景灏,你不是一向持重老成么,啥时也贪嘴了?哎哎,你干嘛抢我的?”李佳霖眼睁睁地看到即将到达自己筷子上的菜被徐景灏抢走,优雅地放进嘴里,大声嚷着,撸起袖子开抢。

林欢笑眯眯地看着眼前这份热闹。

“啪”的一声,张欣然敲敲桌子,淡淡地看着李佳霖:“风度,风度!小李子,你也是接受过礼仪教育的,平时看着也算稳重,咋现在表现得这样粗鲁无礼?哎,就你这样儿,啥女生能看上你?”

李佳霖忙端正态度,看向林欢,尴尬地笑道:“我这不是觉得像自个儿的家一样吗?笑笑,你不会介意吧?在外人面前我还是挺矜持大方得体的,啊,景灏可以作证,是吧?”徐景灏扬扬眉,耸耸肩,继续埋头苦干,恨得李佳霖牙痒痒,悄悄地去踢他的脚,却被躲开。

林欢抿唇一笑:“你们喜欢吃我做的菜,我心里挺高兴。我一个人,平时也不想动手,所以,算下来还是拖了你们的福呢!”

李佳霖立即打蛇随棍上,厚着脸皮道:“笑笑,咱打个商量呗,要不,以后我经常到你这里来蹭饭,我食材,负责打杂,还在花店帮忙,成不?”他期待地看着林欢,生怕她拒绝。

张欣然呵呵一笑,略带讥讽地道:“哟呵,小李子,你是得寸进尺了啊!吃了几顿美食,那是笑笑这两天有空闲,你们也算卖力,给花店拉了不少生意,笑笑过意不去。你扪心自问,就你们替花店多赚的三瓜两枣,抵得上这罐子佛跳墙?还想经常来?是天天来吧?美得你了!笑笑不用上学啊?难道就成了你的御用厨师?”

李佳霖脸色涨红,若非想到张欣然的背景,肯定会翻脸。

林欢见状,忙道:“对不起啊,李学长,上课期间我真是没啥空,菊展你是知道的,那得忙活半个月,如果景老的推荐成了,周末肯定得多费点心思练书法。所以,非常抱歉。不过,有空我就会做好吃的,到时提前告诉欣然姐,你和徐学长如果不嫌弃也一起来啊!”想想,其实自己并不得闲。横笛、古筝、钢琴不能落下,舞蹈也得多练练,还准备学习琵琶,然后计划多栽培几株兰草或者其它较为珍贵的花卉,尽快凑齐购置花田基地的资金,不然随着业务的扩大,不免让人疑心。虽然空间与现实的时间是一比五十,但在里面,大多在花田内劳作,还要提炼精油,制作花茶,哪能真正闲着?

说不失望是假的,李佳霖心里暗暗一叹,笑着道:“我不是嘴馋吗?哎,吃过笑笑做的,对其它菜,特别是学校餐厅的,就再也提不起胃口了。呜呜,这算不算一吃误终身呢?啊,不,应该是一见笑笑误终身!”

说得如此直白,林欢顿时两腮粉红,忙道:“哦,我去看看点心好没?”急忙跑开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