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仙兽难求》

  • 作者:华云初晨
  • 主角:小云娅,余青
  • 推荐:463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29 17:13:34

《仙兽难求》 内容简介

《仙兽难求》由网络作家华云初晨所著,终于迎来了芬芳复杂的大结局,小云娅,余青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悬念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精彩纷呈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时间悄然流逝,日光变得柔和。床上的人一动不动,专注于自己的世界内。恍惚间,头脑里浮现了二哥的身影。这个不是睡着不会动的人,而是那个依旧走路一高一低的二哥,双目祥和的看着她。明明走路不平稳却还要尝试背她

《仙兽难求》 章节试读

时间悄然流逝,日光变得柔和。

床上的人一动不动,专注于自己的世界内。

恍惚间,头脑里浮现了二哥的身影。

这个不是睡着不会动的人,而是那个依旧走路一高一低的二哥,双目祥和的看着她。

明明走路不平稳却还要尝试背她在背上,听风,看雨。温和的声音,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意,尽每一分可能要让她好好的。

大手牵着小手,天气晴朗的时候一起去看各种各样的动植物,一路小心呵护她不敢让她受到一丝伤害。阴天下雨时,便在屋檐下讲故事,在纸上涂抹小人物给她看。

闲时两人偷笑,偷隔壁的果子吃。累了小云娅便帮二哥擦拭不平稳的脚,努力认真的希望快点好起来。

时间过得是那样快,快到她知道这只是一个不真实的梦,但又好到她不想从这个梦里醒过来。

欢笑嘻声中,二哥逐渐停住了,转过身不让她看,说着“没事”。

她心里慌忙,小手拉住一定要看到确认。

转过身看到的却是口中冒出了血脸色苍白的二哥,眼皮渐渐闭上。暖阳的大手温度渐渐退为温和直至凉意,整个身子倒了下去,仍尽力护住被包在怀里的小人儿。

她伸手去拉住二哥的大手,却怎么都拉不住。

心里很难受,似乎缺了一块,眼睛里也是湿润的,即使知道这只是个梦,却还是如刀割般的刺进了心头。

因为梦里在二哥倒下的那一刹那,她就知道了有这样的结果都是自己的原因。

凶手是别人,可以去报仇;凶手是自己,也可以报仇,只要自己愿意。

小云娅心中慌,满是不安。

她还只是个孩子,一个比较特殊的孩子。

面对这样的事情,除了发愣,不知道该做什么。

做,还是不做?

“不,这是个梦,是个梦才对……不是真的。”小嘴楠楠,想以话语来劝告自己坚强。

耳边又传来了王氏的声音。

“为什么,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听话,为什么一定要去看那该死的玄力,为什么要让你二哥一直保护你!”

心底的坚信被破开了一层,面对那张厌恶的脸,弱弱喊了句“娘!”

王氏一手甩开,干脆直接,“别叫我娘,我可担不起这个名分!”

不不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那是怎样!”

王氏咆哮,“我可怜的儿啊,你大哥和大姐不愿意回到这个家不愿意再见到我们,你三弟也是,难道现如今你也不愿意再见到娘了吗?而这些,都是因为你,因为你的到来!”

是这样的吗,不是这样的吧?

应该不是这样的啊!

不该是这样的啊!

“醒醒~!”

“小云娅~!”

“小云娅,醒醒,快醒醒!”

小身子被使劲摇晃,体内传来一股外力刺痛着她的四肢。

“唔~”睁开眼睛,余青一脸担忧地看向她。

“你难道不知道修炼是要静下心来的吗,这样子乱来差点就要经脉寸断了好吧!你这个小丫头也太盲目了吧。还好还好,我赶上了。”

小云娅这才发现床前正有几口血迹,床单被褥上也是点点滴滴。小嘴边湿哒哒的腥涩,不好的味道。

“我......”

“快别说话,先休息一番。”余青不待她多说话,应是将她按在床。

余青是在采完药茶后回来换衣服发现异样的,不然可就真的出了事都没人救的那种。

小云娅连声道谢,催促余青莫耽误做事而受罚。余青看她真的没事才一走二回头出门离开。

躺在床上,感觉体内有股淡淡的暖力渐渐褪去。

自视丹田,刚刚纳入的玄力消逝大半,经脉上微红,幸好并无大碍。

现在再回想心中仍是满满的不安。

怎么会这样?

只因为那个心法吗?

她还以为自己的得到了什么好东西,到头来还是不详的东西!

以前无论她睡多久都不会出现如此噩梦,怎么第二天便做这般令她后怕的东西。

不能忘记,那催供奉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啊!

呼着气,刚刚王氏话语还在耳边。清醒了头脑,没有了当时那么害怕,以旁观者再次回看,得到的是不一样的结果。

她以为自己很幸运的!

三岁之前,无父无母,唯一陪伴在身边的只有一半师父,但他也不是经常在。

三岁之后,她很幸运的成为沈家人,有了爹、娘、爷爷和哥哥姐姐们,有了家人的陪伴。即使后来知道“娘”原来和“娘亲”是不一样的,但她还是有哥哥、爷爷和爹对她的关爱。这些都是在一半师父身上所不能有的。

但之后,哥哥们一个个走了,姐姐外嫁远远的。只剩下爷爷和二哥最好,生活上也变得困难了。那时候她仍相信自己是幸运的,因为还有家人,还有父母的爱。

再之后,二哥又陷入昏迷,爷爷又忙。那个最亲爱的“娘”亲口告诉她,她是错误的,她不是沈家人,是她的存在拆散了这个家。

这是她最喜欢的“娘”说的话,一直以来最希望拥有的来自“娘”的亲情的人说的话。

不,不是的,那只是梦境,不是真的。

“娘”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唔~!”小云娅嘴咬唇,静不下心,只好默背《清心诀》将思绪平静。

随着运转,心中的不燥慢慢退去,一片清朗。

不知觉间,眼皮犯困,直接睡了下去。

第二日小云娅直到日上杆头才醒来。

轻揉忪睡眼角,隔帘外的客堂桌子上放着一碗饭菜和一张字条。小云娅有些愣,但转眼梳洗完毕便吃了那份饭菜。

昨晚只顾想着那个梦,都忘记了第一天余青不也是一样被她给看得吓跑了吗。昨晚怎么不怕来关心她了,现在还做了份饭给她吃,还是没有下脏东西的那种。

这人可真是奇怪。

罢了罢了,有人不再那么怕自己便是个好事,总不能老是把他人当做坏蛋,做人要知恩。

小云娅不多想,换身三表叔送的米黄色衣裙,刚好合身,走向催供奉楼阁。

屋内不大明朗,略带昏暗。

角落里站里两个黑色的一动不动的人形雕塑,看不清模样。

“崔供奉早上好,昨日的那个心法有其他人修炼过吗?”

“嗯?当然有人修炼过啊。”崔供奉停下手中的活,上下打量她,“你应该试过了那套心法吧,怎么,莫非有问题吗?”

“恩~......没有。它的作用让我很惊讶,太过震惊想问问。”

小云娅在崔供奉的注视下,摇晃着出汗的手心。

在坏人面前还是不要说大实话的好。

“哦,这当然了,老夫给的东西自然不是普通的,哈哈。”崔供奉缕着山羊胡子笑道,“不过呢,你在修炼它的时候啊需要静心来才是啊,要不然就白费了!”

小云娅嗯嗯点头出门,分明看到那双带有审视的眼睛。

崔供奉看着她离去,嘴角闪过一抹意味分明。

“那小丫头,该不会就遇上了吧!不过,这也意味着比计划中更简单!”

药茶园。

背起半米高的药筐来到老斗那边,继续昨日的工作。只是旁边三四十双眼神明显怪怪的不对经,有疑问好奇,有惊讶害怕,也有不明恶意。

环伺一圈,小云娅似乎有感受到了在村子里的情形。不过,小时候已经习惯,不足为奇。

采药茶的时间很快便过。

上交成果后离开。

小云娅回了房,在门口倒腾一番,煮的还是一大锅粥,比昨天加了些青菜叶子。勉强入肚,特地还给余青留下一碗作为上一顿的报答。

入座先平静心中气息,念转三遍《清心诀》后才拿起崔供奉送给的心法,继续其上修炼,争取早日步入淬筋阶段,提高实力。

一半师父说过等到她到达一定的境界的时候便可以救二哥。不管是真是假,为了二哥都值得一试。

既然这本心法可以加快修炼速度,若只是一点的梦境,只要她坚信自己,这些又有什么好怕的,这点危险不是就此放弃的理由。

实力才是现在最需要的。

心法共有三层,此时修炼的是第一层。

随着心法在口中念转,身体自然而然牵引着空气中的丝丝玄力,运行一周圈汇聚于丹田内,一点点壮大。

小云娅在修炼中意识睡了过去。但她不知道的是,身体并没有因为睡着而停下,仍有条有序进行,只不过速度慢的像蜗牛。

夜静悄悄而来,房间里的人仍保持盘坐的姿势。呼吸平缓微浮,小圆脸蛋上平静认真。隔间内半米宽大的窗口外,丝丝玄力依稀而来汇入那道小身体中。

“呼!”

余青扶墙站立,一脸疲惫。看了看门口凌乱的锅铁,扶额无奈,不知道的人以为遭了什么贼人。

在看到桌上写的字条时内心有点意外。

“余姐姐,这是我做的,留下一些给你尝尝,请不要嫌弃。”

简单尝一口冷粥,味道有些糊了。

“这……算作是回报吗?”

……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仙兽难求》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