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御血狂战》

  • 作者:笔墨夜
  • 主角:付延,智勇
  • 推荐:52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27 17:17:24

《御血狂战》 内容简介

新书《御血狂战》是笔墨夜所编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网络故事,主线角色付延,智勇,主要讲的是:“别介啊!看不出来你还挺小气啊!”道士连忙道。“要不是我皮糙肉厚,现在怕死尸体都凉了。”虽然对两人并没有恶意,但也被两人恶心的够呛。听出了付延话外之意,和尚上前说道:“施主此言差矣,俗话说得好,不打不

《御血狂战》 章节试读

“别介啊!看不出来你还挺小气啊!”道士连忙道。

“要不是我皮糙肉厚,现在怕死尸体都凉了。”

虽然对两人并没有恶意,但也被两人恶心的够呛。

听出了付延话外之意,和尚上前说道:“施主此言差矣,俗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

“贫僧法号智勇,还望施主见谅。”

“贫道法号清云,望道友见谅。”两人说完都稽首一礼。

智勇清云两人如此态度,付延也不好再做刁难,只是气哼哼的拧响油门。

重机车在付延刻意的狠拧下发出巨大的声音,似乎下一秒就会绝尘而去。

“施主,佛曰救人一命如造七级浮屠,你就狠心丢下我两个伤者?”

“和尚别说了,他以入魔,随性而为,并非我两浪费口舌可以劝说。”

只见道士一脸严肃,制止了和尚的陆续劝说,但付延总感觉这清云道士有古怪。

凭心而论,付延对两人的感觉还是很好的,毕竟都是难得一见的强者。

而且从两人奋不顾身想要营救被围困的疯人们,可以看出两人本性不坏,而且浑身充满正义感。

但几人认识时间不长,而且地下室之中满地的尸体,惹是暴露更会平白无故伤害两人。

想到这里就开口问到:“你们不是认为我是魔吗???怎么会向魔求助?”这一点令付延很诧异。

“但求无愧于心,岂能尽如人意。”智勇一脸严肃,但却不自然的伸手碰了下旁边的清云。

而旁边一脸抽搐的清云,连忙补道:“可以用此话来解释的人定是大丈夫,绝非小人可比,道友一身血气定然有难言之瘾,一定是贫道和智勇道友唐突。”

“我确实杀人了!”付延的话语一如既往的冷淡。

说谎是他一直所不耻的行为,如此直男,两人面面相虚。

好一会才反应过付延话里的意思,两人却被他的话语刺激,智勇一脸淡然,而一直憋笑的清云也冷静下来。

.........一阵沉默。

清云才缓缓开口:“乱世当道,杀几个恶人也无不可!”

这句话似乎再为付延开脱,又似为其不忍,旁边的智勇已经一脸观望神色,闭口不言。

“你错了!并非几人,而是........百十人............。”

“什么???”

两人彻底震惊,不自然的想要拉开距离。

“果然是邪魔外道,空有强人体魄,却无超人胸怀,生灵涂炭不管,反而杀戮暴虐,贫道眼瞎误....呜...呜呜呜.”

清云大骂之声破口而出,好在智勇及时伸手捂住清云嘴巴。

“施主此事且不可乱讲,可有隐情?”虽然智勇同样震惊,但有前车之鉴,也不好贸然得罪付延,打算先了解一二。

付延对两人的态度也评为满意,可以看出两人绝非为自己活下来,放弃道义之人。

“事情是这样的......”付延便把自己如何发现地下室,和为何杀人统统说出,两人时而同仇敌忾,时而其不争,但等后半段时已经一脸漠然。

“施主你真是入魔了!”

“这些人罪该死,却不止于此啊!”虽然两人依然震惊,但很明显释然了。

“其实道友可以教化他们啊!何须如此?”清云一脸不解。

“施主这是入魔了,执念而生,有何可解。”

付延却微微一笑:“魔为何物?”

“魔自然是世间的污秽,思想太过偏执同样为魔,清云施主说的很对,大可以教化,以施主这般功夫力气如何降服不了一群地痞无赖?”

“哼,说来轻巧,怕的是大和尚你还没有扭转思想吧,现在世界铁序崩乱,异族入侵,哪有什么时间来教化他们?”付延却突然面色一变。

“我可以以一己之力镇压他们,但他们是否会真心实意虚心受教?”

“可是,道友也不能赶尽杀绝啊!毕竟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你Can\\\'t end their lives.”清云言语飞快,突然夹杂出几句英语。

“说到生命,说到教化,血狼族同样为鲜活的生命,你俩为何只知道打杀,不知教化,据我所知血狼族的智商并不比人类低!”

智勇听完付延言语,顿时陷入沉思。

清云嚷到:“此事不能一概而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然而智勇却深深的向付延一屈身:“施主一番话如醍醐灌顶,佛教主张一心向善,众生平等,虽然有金刚之怒,但却不可时时为怒。”

“如今我以血染黄衫,禅杖嵌肉,有负佛祖,无脸身着僧衣服。”智勇便伸手解下身上,只留内衣站在了付延面前。

“若是我遇上施主之事,怕是没有施主果断,定然会犯下弥天大错!”

“世道以变,为天下众生贫僧原一念成魔!”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智勇当场发下重誓,为今后在末日中杀伐更加果断。

毕竟攘外必先安内,今日不敢杀人,明日就会生成天大祸端。

身旁清云慌了:“智勇No zuo no die”

智勇可以满过清云,但瞒不过付延,付延很清楚智勇发下重誓是应为其心比金坚,一心向佛,成也萧何败萧何。

............................

“走吧!但我只能带一个人!”一番谈话居然把一个和尚说黑,付延也不知道该怎样,只能岔开话题。

然而他忽略了清云的不要脸,清云先把受被部受伤的智勇放在车上,然后他居然硬生生的挤了上来,虽然大半个屁股留在了外面。

“Just squeeze.”“go straight”

在清云的一番鬼叫声中付延发动了重机车,咆哮走远,他们并没有发现,一条血狼并没有逃离这里,反而潜伏在附近,见重机车走后,血狼从藏身之处走了处来,在三人刚才所在的地方闻了一会后就向重机车追去。

然而走一段路后,付延才发现他自己都不知道去哪里,但必然不能停在原地,血狼族的狡猾令付延很头疼,但现在却非常需要一个地方让两人养伤,同样他也想改装一下重机车,虽然没有拆卸过重机车,但身在一个汽车修理厂的家庭也是略知一二的。

虽然已经知道了很多情报,付延暂时并不想离开忻城,不论是徐汇等人改装车辆需要的时间,还是新认识的两人,更何况付延心中还有一个计划。

这计划在付延观察到血狼族从位面之门出来后就不断回想在脑海,血狼族的除开两只白色的血狼外似乎并没有更加强大的战力,而两只白色血狼虽然卖相不错,但一定不会强太多。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就去我们哪里吧!这几天我们还救下不少人。”清云建议道。

本来付延打算随便问问,却不想真有去处。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御血狂战》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