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开局一个碗儿》

  • 作者:赵奔三
  • 主角:梁震,高季兴
  • 推荐:40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27 12:12:08

《开局一个碗儿》 内容简介

主人公叫梁震,高季兴的网络故事是《开局一个碗儿》,它是作者赵奔三笔下的一本历史网文,精彩内容:第四十九章梁震“原来是这样,那你这一次来,应该不只是卖酒那么简单吧?”高从诲眼中闪过一丝精明:“你也先别说,让我猜一猜。你祖上也曾经风光过,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的郯国公张公瑾,虽然后来家道中落,但你

《开局一个碗儿》 章节试读

第四十九章梁震

“原来是这样,那你这一次来,应该不只是卖酒那么简单吧?”高从诲眼中闪过一丝精明:“你也先别说,让我猜一猜。你祖上也曾经风光过,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的郯国公张公瑾,虽然后来家道中落,但你父亲崛起于草莽,效仿先祖,以军功崛起,成为右千牛卫中郎将,将张家再次带进了大唐朝堂的视野。但随后,张家再次衰落,你也流落江湖……所以你此来江陵城,莫非是想再次带你张家崛起不成?”

“世子英明。”张楚露出心悦诚服的表情:“不过我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我之前就是一个长安纨绔,虽然也习得武艺,但和家父比起来还差太远,所以走军功肯定是不行的,而且也太慢太慢,我实在是等不及……正好听说荆南节度使府招纳贤才,因此斗胆打算来试上一试。”

高从诲眼睛一亮:“哦?原来你是这样打算的,只是你想要入得荆南节度使的眼睛,这两千五百两可不够啊,最多也就是让你走进节度使府的门,想要达到和你父亲一样的层次,却是远远不够的。”

什么狗屁的招贤啊,其实就是卖官,只是南平王府终究还是顾忌一些脸面,因此才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起了一个招贤的名字,算是扯了一层遮羞布。

“两千两当然不够,所以我这两千两银子只是一块敲门砖。”张楚面带不舍的指了指堆在那边的银子,对高从诲道:“说实话,就算今天世子殿下您不来,我也是要找上门去的,这两千五百两银子我情愿送给世子殿下,只求殿下能够大开方便之门,不要让那些小鬼拦路……当然,若是世子殿下愿意引荐一番的话,那么张某更是感激不尽。”

“哈哈哈……好,真的很好,你很和我的胃口,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见到张楚居然这么识相,高从诲非常高兴:“你放心吧,你的这笔钱不会白花的,我保证从今天开始整个江陵城绝对不会有人敢招惹你,至于你想见荆南节度使,这个更简单,你今天准备一下,明天我过来接你。”

“如此,那就多谢世子殿下了。”张楚大喜,连连拜谢,想了想,又将剩下的烧刀子中那完整的二十斤取了过来:“这而二十斤酒本来我是打算赠送给王爷的,只可惜我位卑人轻,没有资格面见王爷,如今正好殿下在,这酒不防就由殿下就转交吧。”

“这自然再好不过。”高从诲笑着接过烧刀子:“正好过段时间就是父王的寿辰,我还正发愁送什么礼物好呢,这烧刀子如此有名,再没有比这更好的礼物了,放心,我会带上你的名字的。”

“如此,就有劳殿下了。”张楚再次拜谢。

“行了,你们继续吧,本殿下走了。”高从诲摆摆手,将酒和银子转交给随从,自己带头走出了天来客栈。

那个小吏和青年狠狠的瞪了张楚一眼,也连忙跟了出去。

“殿下,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此人明显没有安好心,你怎么能轻易上当?”小吏见高从诲高兴的样子,连忙上前挑拨道。

青年也凑上来唆使道:“是啊世子,这张楚两千两银子眼睛都不眨的就给你了,这说明他身上肯定有更多的银子,他这是把您当叫花子打发啊。”

高从诲猛然止步,看着青年和小吏:“对了,你不说话,我还真将你们给忘了呢,居然敢利用我。来人啊,将这两个挑拨离间的小人的狗腿给我打断,也算是给我那朋友一个说法。”

“殿下饶命。”

“不要啊殿下。”

“咔嚓~”

“啊~”

“啊~”

两人凄厉的求饶并没有触动侍卫的内心,两关系下去,这两人就只能坐轮椅了。

“走吧。”将两人扔死狗一样扔到一遍,高从诲看都不看的转身离去。

“殿下。”一个中年文士忽然从人群中走出来,朝高从诲行了一礼。

“原来是梁兄。”高从诲连忙还礼,此人是南平王府第一智囊,也是未来高从诲最倚重的大臣,叫做梁震,是一个极有大才能之人。

大约在唐末时,梁震进士及第,后梁代唐后,梁震不愿为朱全忠效力,于是回归家乡,途经江陵时,荆南节度使高季兴爱其才华,强行把他留下,准备任命他为节度判官。因高季兴曾经为奴,因此梁震并不愿意作他的下属,极力推辞,但又怕惹来杀身之祸,于是对高季兴说“震素不慕荣宦,明公不以震为愚,必欲使之参谋议,但以白衣侍樽俎可也,何必在幕府!“高季兴同意。

梁震与司空薰、王保义等人同为高季兴的宾客,但梁震不接受高季兴的官职,始终自称为前进士,自号荆台隐士,高季兴对他非常器重,作为自己的首席智囊,称他为前辈。荆南割据政权的所有军政要务和总体规划,大都是出于梁震之手。

高从诲继位后,独一梁震更加看重,把他当做兄长看待,国事一概交给他处理,极为信任。梁震归隐之后,高从诲也经常去看他,一年四季封赏极为丰厚。

高从诲非常的亲热,连忙拉过梁震:“梁兄来的正好,我这刚得了金阳美酒烧刀子,正好给梁兄尝尝。”

“我就是为了此酒而来。”梁震看着侍从手里的烧刀子,喉结不自觉的动了一动,他其实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来了,只可惜他来晚了一步,不然的话就可以混到一杯这样的美酒了。

高从诲一把揽住梁震的肩膀,大笑道:“哈哈哈,这酒我本来是给父王作为礼物的,不过既然是梁兄,想来父王也不会生气。”

不光是高从诲对梁震极为尊敬,高季兴对他更加看重,在第一次见到他,就任命他为节度判官,只是梁震坚决不受,只愿意以布衣宾客的身份待在南平王府,否则以高家父子对他的宠信,只怕他现在早就成了南平王府的第二号人物了。这样的人,喝他一点酒,高季兴还不会放在欣赏。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开局一个碗儿》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