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邪王追妻之王妃请拜堂》

  • 作者:秋烟冉冉
  • 主角:甄宝,小姐
  • 推荐:29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19-12-01 20:03:14

《邪王追妻之王妃请拜堂》 内容简介

本次我呈现给各位书迷们秋烟冉冉原创新书《邪王追妻之王妃请拜堂》,主角是甄宝,小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读者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讲的是 只见屋中的地上滚着两人,正是柳清雅与甄宝。两人的衣衫都扯破得不成形。柳清雅更是披头散发,坐在甄宝的身上,抱着他的头正一阵啃咬。那动作无比的彪悍。口水更是流了甄宝一脸,惊的众人目瞪口呆!几个随行的臣子睁

《邪王追妻之王妃请拜堂》 章节试读

只见屋中的地上滚着两人,正是柳清雅与甄宝。

两人的衣衫都扯破得不成形。

柳清雅更是披头散发,坐在甄宝的身上,抱着他的头正一阵啃咬。

那动作无比的彪悍。

口水更是流了甄宝一脸,惊的众人目瞪口呆!

几个随行的臣子睁大双眼嘴角一阵抽搐。

就甄宝那样子,看着都吃不下饭,柳大小姐居然下得去嘴?

也不怕嘴里长疮?

柳丞相气得一口气堵在心头,差点没晕过去,还是凤二老爷在一旁及时扶了一把。

他几步便跑冲进了屋子,扬手一记耳光狠狠甩在柳清雅的脸上。

“我打死你这个逆女,你在干什么?”

一巴掌将柳清雅打醒过来。

她朝周围看了看,一时反应不过来,又看到太子赵元恒站在门口正清冷的看着她。

她吓得脸色都变了。

“太子殿下,我……”身子一动,上身破烂的衣衫又往下掉了一块,雪白的前胸一览无余了。

赵元恒没什么表情的转过身,离开了。

柳丞相忍着怒火,将她往屏风后拖。

随行的几个官员,也不好继续在这里看柳大小姐的笑话。

必竟,那可是丞相家的大小姐,个个心中忍着笑,也跟着太子走了。

凤二老爷走不掉。

作为办宴席的东家,他只好硬着头皮冲进屋子里,将那个正犯着迷糊的甄宝给拖了出去。

甄宝是柳夫人娘家的人,凤二老爷不敢动他,只说道,“你在这里候着,等丞相大人发话。”

然后,他便匆匆去寻管事嬷嬷来帮忙。

甄宝不傻,候在这里?难道等着被自己姑父骂?

凤二老爷一走,他胡乱穿好衣服也赶紧溜了。

这处小园的前方只有一条道,他跑过去的时候,正遇上来寻柳清雅的几个小姐们。

而这些人,正是被凤红羽撺掇而来。

柳清雅出丑,为什么不将事情闹得大一点?

如此一来,她的太子妃之路,必断!

凤红羽随便点拨了几句,便有几人借口到别处赏花,一齐往烟雨阁而来。

太子赵元恒,年纪二十岁,还没有娶正妃侧妃,只有一位良媛与两位奉仪。

是以,人人都想跻身到他的东宫。

便有爱慕太子的人,也想借机亲近太子。

有人指着跑过去的甄宝,一声惊呼,“呀,那人好丑。”

又有人道,“咦?柳大小姐不是到前方园子里了吗?怎么?会有一个这样的人出来?”

“难不成?”一个女子眨眨眼看向另外的三人。

几人心照不宣,相视一笑,一齐点头朝园子走去。

柳丞相骂完女儿,关了门,从园子里退出来。

四个小姐藏在花树后,看到柳丞相怒气冲冲走了,越发坐实心中的想法。

“柳大小姐?”

门推开,屋子屏风后,传来柳清雅的一声尖叫。

“清雅小姐,你怎么啦?”

四人走到屏风后,个个惊得睁大双眼。

只见,柳清雅头发散乱,身上衣衫破烂,正又惊又怒的缩在小榻上。

“你……你这是……”有人忍着心中的笑,故作关心的问道。

“出去!”柳清雅怒喝。

“清雅,你别慌,我们不说,我们去找你的侍女来。”

四人很快退了出去。

出了园子,一齐忍不住笑出声来。

而屋子里,柳清雅则是气得咬牙切齿!

该死的,要是知道是谁算计她,她定要让那人不得好死!

她明明看到屋子里的人是太子,怎么会是甄宝那个丑八怪?

凤红羽也很快离开了烟雨阁,她绕过一处假山,便被一人堵住了去路。

“凤大小姐,有件事想问你。”墨龙双手抱胸站在假山边的一株杏花树下,唇角噙着笑。

“你想问什么?”她好脾气地问道。

基于刚才他帮她扛过肥胖的甄宝,还大方的拿出了他的宝贝药失魂丹迷晕了柳清雅,她这回没有发火。

“你为什么让容王与柳清雅约会?”

“那柳请雅可是京中第一姝,容王一个病秧子娶了她可是得了宝啊!”

墨龙的眸色一沉,“……”

“还有,容王娶了媳妇,估计就不会找我了!”

“……”

她抬头看向墨龙,对方的眼底寒气渐甚。

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他到现在还没来烟雨阁,可是错失良机。下回,我再帮他务色个更好的!”

墨龙:“……”

“小姐,小姐,三夫人回府了——”竹韵小跑而来,看到墨龙,她吓得差点跪下了。

墨龙却是一言不发,脚尖点地,片刻就不见了。

竹韵半天才回过神来,她小跑着上前拉着凤红羽:“小姐,墨……墨阁主还真在凤府里?”

“嗯。”

“他……他他……”

“嘘——,小点声,当心让他听到了!”

凤二夫人得到柳清雅的消息,吓得脸色都白了。

崔婶忙安慰她。

“二夫人,您怕什么啊?那甄宝可是柳夫人娘家的侄儿,柳夫人再闹,也不敢动娘家的人。”

凤二夫人静下心来,“你说得对,我怕什么呢?我只是请甄宝来吃酒,说给他找房媳妇,又没说名字。”

“所以,查下来也不关咱们的事啊!”崔婶笑道。

“对。不过,我总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那甄宝本来是在浮香园,喝了那药酒,还有力气跑到烟雨阁去?”

“夫人,烟雨阁离浮香园不远啊,说不定那药酒的药力还没发作时,甄宝自己跑去的呢?”

凤二夫人点了点头,“像是有几分道理。”

柳清雅吃了个闷亏,再没脸在凤府待下去了。

柳夫人也被一众夫人们冷嘲热讽了一番,气得在心中暗自骂着自己的女儿,中午的酒宴也不吃了,带着女儿急急匆匆的回了府。

柳丞相也找了个借口说头疼病犯了,只喝了一杯酒就离了席位。

凤红羽才走到前院聚福堂的偏厅台阶前,便有一个一身嫩黄色裙子的小姑娘一头扑到她的怀里。

“大姐!”

“五妹!你回来了,你娘呢?弟弟呢?”凤红羽一把抱住凤玉琴。

五妹今年十岁了,身量已经到了她的下巴处,一双墨宝石一般的眼睛眨呀眨。

“在里间屋里呢。”凤五小姐欢喜的拉着她的手往偏厅里拽。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厅内。

正首坐着凤老夫人,一侧,坐着抱着孩子的阮雨宸,她朝风红羽笑着点了点头。

另一侧坐着一位眉目温和的三十岁左右的妇人,和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小羽!”妇人微笑着招手叫她。

凤红羽怔在当地,那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