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田园医妻傲娇郎》

  • 作者:不见星辰
  • 主角:林晗玉,林楼杰
  • 推荐:88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19-12-01 12:04:02

《田园医妻傲娇郎》 内容简介

完结小说《田园医妻傲娇郎》是不见星辰笔下的一本古代言情类网络故事,剧情中的光环人物是林晗玉,林楼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淋漓尽致,比较不错。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你……”主簿指着林楼杰却半天也说不出来一句话。“我?我可是好心提醒你。”林楼杰抱臂,好整以暇地望着主簿,“现今楚王正在推行新政,头一件事就是铸鼎颁律,鼎律上言明,凡诉讼需过明堂,县令审案都需要

《田园医妻傲娇郎》 章节试读

“你……你……”主簿指着林楼杰却半天也说不出来一句话。

“我?我可是好心提醒你。”林楼杰抱臂,好整以暇地望着主簿,“现今楚王正在推行新政,头一件事就是铸鼎颁律,鼎律上言明,凡诉讼需过明堂,县令审案都需要按律而行,你一个主簿敢弃律循私,到时……嘿嘿,你自己掂量。”

主簿额头冒出一层细汗,此时才知眼前这人并非简单的读书人。要知道,楚王铸鼎颁律虽然不少人知道,但鼎文写何内容却尚未广而传之,别说普通百姓,就连他这个县城主簿也不甚清楚,可这小小的书生居然知晓。

唯一的解释就是此书生怕是哪个高门贵门养的名士。

主簿抹了把汗,要知道他虽位居主簿,但所管权限不过文书户籍之类的,并非诉讼。普通百姓不懂县令与主簿的职权区别,尚可蒙混过去,但眼前这位似乎懂,而且很懂。

万一真是什么高门贵门出来的,就算县令见到都得赔笑请上座,他一个小小的主簿可得罪不起。

可是他又已经收了里头那位的钱,这下……麻烦大了。

林楼杰见主簿战战兢兢,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今天如果不是他跟着一起来,林晗玉怕是得遭罪了,想到这里,他望着主簿的眼神就犀利了许多。

在这道眼神下,主簿更怯了,连望对方一眼都不敢,低头眼珠子直转。好一会儿,他抬头,挤出笑容。

“这位公子过忧了,此种民事纠纷程序上先不过堂,由官方调节,双方若能达成合解,大家都省事了不是?”

“这么说,钱胜此时在里面?”林晗玉问。

“当然。说好双方到场的嘛。”主簿笑言。

这是来到这古代的第一个教训,林晗玉也很想要一个明白,加上林楼杰刚才那一番说辞,谅那主簿也不敢用什么私刑,于是,她走近林楼杰,道:“那哥哥且在门外,妹妹进去问问清楚就出来。”

靠近林楼杰的时候,她还小声交待了两句。

林楼杰颔首,笑,“妹妹放心进去,调节时间不超过一个时辰,我先去大丰酒楼订桌好菜,一会儿再回来接你,时间刚刚好。”

听到大丰酒楼,林晗玉就想起上次吃的那道脆皮醉鸽,朝林楼杰道:“我要那道脆皮醉鸽,别忘了。”

林楼杰笑,“嗯,记下了。”

说完,林楼杰转身朝李翠花等人,“走,咱们先去大丰酒楼。”

李翠花不动,就算不能进门,她也要在衙门外等着才放心。

“娘,哥,你们都去。没听到楼杰怎么说的么?我一会儿就能出来。”林晗玉朝李翠花使了个眼色。

李翠花还是担心,但林晗玉的眼神是叫她一切听林楼杰的,她细下一想,衙门里的这些门道她的确不懂,只听说一进此门没个好人出来。

她抿嘴想了想,最后决定还是听玉儿的。只是一想到她要去酒楼,而玉儿却要待在衙门里头,她还是不放心,直到王桂香来拉她,她还一直望着林晗玉用眼神嘱咐她要自己小心。

见林楼杰带着亲人都离开了,林晗玉朝主簿微微一笑,伸手做了个您先请的姿势,“主簿大人,请带路吧。”

主簿眼睛一眯,在森严的衙门内还能谈笑自若的小姑娘他这是头一次见,若是旁人,不吓死已经不错了。

思及此,他又多望了眼前的小姑娘一眼。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尤其是那双眼睛,不似大户人家的小姐那样娇横,也不像小户小家的姑娘那样胆怯,灵动中显智慧,如果不是左脸上那块青记,再长大些绝对是位倾国倾城的美人。

可惜,偏偏就生了块青记,再美也全毁了。

主簿心里呵呵两声,相由天生,命由天定,这姑娘这命不用算都不会是什么好命。

主簿将林晗玉带进了间偏室,偏室空荡荡地,只有桌椅书架,并不见钱胜。

“你先在此候着。”主簿说完,转身带上了门径自走了。

林晗玉找了个干净的椅子坐下,望着紧闭的门撅了撅嘴,不用说,那门一定被主簿反锁了。那主簿将她困在这里,却去另一间屋里找钱胜商量对策。她倒不担心,反正有林楼杰的话亮在那里了,这个时候紧张担心的应该是他们才对,她只等他们出现就可。

刚才走了大半天路,这会儿脚也累,正好歇一会儿。

没歇一会儿,门开了,主簿首先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只笔和一卷竹书,挺装模装样的。

钱胜哈着腰尾随着而进,见到林晗玉时突然腰直了起来,露出一脸“慈爱”。

“林姑娘,咱们又见面了。”不知道的以为是熟人见面,分外亲切。

林晗玉心里惊讶了一番,难怪被骗,实在是人家有张比演员还会变的脸。

“钱老板见到我好像很开心,咦,这就奇了,不是您把我告进县衙里的么?”林晗玉也笑。

“姑娘误会了,误会了。”钱胜一边说着,一边看着主簿,等他坐下了,这才歪着坐在了另一边的椅子上。

“嗯嗯。”主簿清了两下嗓子,望了望林晗玉,又望了望钱胜,然后铺开竹卷,笔沾了墨,做势要开始笔录。

“钱胜是原告,你先说吧。”

钱胜先朝主簿一拱手,又朝林晗玉拱手,道:“在下初来楚地,并不清楚米豆交易细则,见林姑娘人小手巧,做的吃食好吃,便想跟姑娘做生意,谁知道……”

钱胜望着林晗玉,笑,“姑娘不厚道啊,怎么骗在下说米豆交易是一比二呢?”

主簿适时抬头,惊讶状:“楚地的豆子不值钱,一直是一比十呀。”

林晗玉双手捧脸,也做惊讶状,“对啊,一直是一比十的呀。怎么钱老板长期在楚越两地来往做米粮生意,居然不知道么?”

演戏?好像谁不会似的。

她放下手,眼珠子一转,呵呵两声,“还是说明明知道,只是因为知道有利可图才不计较这个兑换比例?”

“这……兑换差了这么多,我怎么还有利可图?我……虽长期做米粮生意,但细则一直是手下人打理,所以并不清楚,是你花言巧语蒙骗了我,如今还不知道悔改?”钱胜做气愤状,胡子直吹。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热门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