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神妻不可欺》

  • 作者:枝词蔓说
  • 主角:黎诺,程昊然
  • 推荐:23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19-11-30 17:14:07

《神妻不可欺》 内容简介

主要人物是黎诺,程昊然的网络故事《神妻不可欺》此文是枝词蔓说最新力作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拍案叫绝情节余音绕梁,绝对是非常耐看的畅销创作,主要章节节选 “与我无关?多么残忍的话,我努力了那么久,就是想与你近些,再近些。自小我就望着你的背影,想着什么时候能与你比肩而立。我的努力都是因为你,只是因为你,而你却在我终于可以与你站在一起的时候,告诉我你依然爱

《神妻不可欺》 章节试读

“与我无关?多么残忍的话,我努力了那么久,就是想与你近些,再近些。自小我就望着你的背影,想着什么时候能与你比肩而立。我的努力都是因为你,只是因为你,而你却在我终于可以与你站在一起的时候,告诉我你依然爱着妹妹。为什么?我难道还不够努力吗?”风轻允带着哭腔,不是在质问黎诺,而是在质问自己,问自己到底哪里不及帝飖。

“轻允,感情的事不是努力或是不努力就能改变的。”

一阵静默,一场凌寒。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找到妹妹的所在了,没别的意思,你若是爱她就去看看她吧!不管你去不去,我自然是会去看她的。”这话似是给自己说的,语气里透着不甘。

风轻允离开,黎诺看着风轻允的背影,有些淡淡的哀伤,他怎会不知风轻允的心意,只是感情哪是能控制的事情。一切为了喜欢而做的努力都不及最初的怦然心动。

怦然,可能不会长久,但是,怦然会提醒黎诺最初的美好停在哪里。当然,黎诺会与帝飖长长久久的,他们之间有的不只是怦然,至少黎诺是这样认为的,他要将怦然化为现实,化为实实在在的踏实的情感,而不只有怦然。

黎诺永远也忘不了最初见到帝飖的样子,在自己的宫门前,那个可爱的三公主,不过看了一眼,便已认定。黎诺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一切都可以得到,可以控制,可以轻而易举,唯独爱无法控制。他既控制不了自己,也控制不了对方。

“轻允,真希望这一切都与你无关。”黎诺在空殿上喃喃自语。

风轻允走出大殿,清风还在门口,看风轻允走出来,脸上带着泪痕,便知道她又多情自扰之了。清风在心底里叹息,自己又何尝不是多情自扰之呢。

风轻允看了看清风,眼波流转,没有说一句话,便离开了。

清风看着眼前的皑皑白云,看着风轻允离开的身影,渐渐淡化在眼前,就好像她走出了他的心底般,随着这片浮云而远去了。

“清风!”黎诺在殿内召唤。

“是!”清风听见疾步进入大殿。

“着手安排下去吧!轻允今日必会去飖飖那里,我相信以轻允的秉性,这件事不会是她一个人的主意,她身后必定有其他人,今天的任务是找出那个人,其他另做打算。”

“是!”清风离开。

铃声响起,学校操场上已经无人,学生们已经陆陆续续放学回家了,只有少数的人还留在班级里打扫卫生。

帝飖拿着扫把,在教室楼前的小花坛里拾掇着落叶花草。有些薰衣草被太阳照的厉害,耷拉着脑袋,腰杆已经站不直了。

帝飖丢下扫把,拿来水管,给花草们浇水。有些蜜蜂飞过,微风轻拂过脸庞,帝飖的笑容化在脸上,淡淡的。一缕发丝随着风细细的飞舞着,阳光略过,让帝飖的脸焕发出明亮的色彩。

帝飖很美,虽寄宿在路瑶的身体上,但有一种宁静淡雅的气质是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无关乎外在的美丑。何况路瑶的躯体也不是很差,脸面也不差。

程昊然站在离帝飖不远的地方,斜倚在梧桐树上,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帝飖,他觉得帝飖此刻美的就像是一幅画。

帝飖放下水管子,被她浇过的地方出现一弯浅浅的小小的彩虹,挂在花的叶子上。她弯下腰将头放在彩虹的旁边,细细的品尝着彩虹的味道。

“主人,这么小的彩虹,我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见,好可爱呀!”焚洛也低下腰,仔细的看着小小的彩虹,有一汪水汽在其中漂浮。

“这彩虹挺好看哈!”程昊然也低下头去看,这时帝飖听见男子的声音,吓了一跳,突然将头抬起来,站直了身体,一片叶子挂在了她的头上。帝飖愣愣的看着程昊然,一动不动。

“吓到你了?”程昊然搓搓手,有些局促。他慢慢的,好似怕吓到眼前人似的,伸出一只手将挂在帝飖头上的叶子拿掉,傻笑了一声,“我是高二1班的程昊然,你好!”

看着程昊然递出的手,帝飖像是慢了半拍似的,将手慢慢的伸了过去,在手要搭上程昊然的时候,她的手却被另一只手牵住了。

帝飖回头,身旁不知何时站了一个比自己高一头还多的人,什么时候出现在身旁的,自己怎么没发现。只是这气味,好熟悉。

“你好!”男人对程昊然说了一声,又对帝飖说:“你东西落班里了,快去取吧!”

“啊?啊!好。谢谢!”帝飖虽然不认识他,但还是礼貌的对他感谢,可是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东西落在班里了,他也不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啊!”

“主人,他们两个人好像怪怪的呢!”焚洛挂在帝飖的颈间。

“是吗?我没什么感觉啊!只是感觉拉我手的那个人好熟悉。”帝飖跑进了教室。

两个男生尴尬的笑了一下,彼此分开。

程昊然心底有些青苹果的味道,那个女孩子就像是藏在心底的青苹果,酸涩而美好。

“殿下,为什么要冲动的跑过去,突然出现多危险,好在两个人都是傻愣愣的,不然怎么解释你凭空出现的原因。”凤栖彩没大没小的说。

“我,我就是看不过嘛~这么一个凡人小子居然也想染指我的飖飖,也不看看自己是几斤几两。”大仲荒神坐在树梢上,十分惬意。

“殿下,你要是想念公主,咱们就光明正大的去她住的地方看不就好了嘛,干嘛要鬼鬼祟祟的。”凤栖彩受够了藏在树丛里的日子,主要是来回跑的老鼠着实让她讨厌。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要是直接去看飖飖了,黎诺那个醋坛子能放过我嘛?能吗?我可不想让他毁了我的精树,我好不容易才让它恢复元气。”大仲荒神冷哼,心底确是有些凄凉,喜欢一个人却不能表露出来,太累。

凤栖彩没有说话,她看着大仲荒的侧脸,她知道他的心意,可是她也愿意等。那就这么坐着吧!陪着他看看三公主,静待岁月流逝,哪怕不能......也是好的。

熟悉的感觉萦绕在帝飖的心里,那个味道在哪里闻过呢?想不起来了,却是十分熟悉的感觉。是熟人吗?是他吗?别傻了......

帝飖抓起围巾,离开了学校。

章台是个很美的地方,有一湾长长的瓶浏河蜿蜒在其中,被群山环抱在怀里。如果,在这里一直一直一直住下去也是很幸福的事了吧!也许,自己这辈子就在这里过下去了,和路瑶的家人一起生活,是会很幸福的生活。

帝飖走过西瓶浏河,沿着弯曲的河堤悠闲的往家走,慢慢的走。焚洛在她脖子上已经睡着了,也许是被晃晕的也有可能。天边散落着火烧云,一轮落日,片缕霞光,如仙境般。

“三妹,别来无恙!可还好吗?”

帝飖回头转身,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瞳孔里,那是风轻允。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