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何妨一顾少年时》

  • 作者:佚名小呆
  • 主角:何艾,安伯侯
  • 推荐:84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19-11-30 12:10:23

《何妨一顾少年时》 内容简介

独家作品《何妨一顾少年时》是佚名小呆墨下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创作,故事中的主人翁是何艾,安伯侯,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一气呵成,感觉不错。小说剧情回顾:“你呀,这下我可忘不了了。”沐氏笑着说。“爹爹不知被安排到哪里去住了,不然我去问他也行,他自己肯定知道。”沐锦年继续瘫在椅子上说。“也不知你这倔脾气,是随了谁?”沐氏无奈的笑了一下,“要遇到自己想搞明

《何妨一顾少年时》 章节试读

“你呀,这下我可忘不了了。”沐氏笑着说。

“爹爹不知被安排到哪里去住了,不然我去问他也行,他自己肯定知道。”沐锦年继续瘫在椅子上说。

“也不知你这倔脾气,是随了谁?”沐氏无奈的笑了一下,“要遇到自己想搞明白的事情,千方百计的一定要搞明白。”

“我得走了,我要去睡一觉,下午好打起精神表演节目。”沐锦年一口气喝干了手中的茶,说道。

“你去哪睡?”沐氏说道。

“回家呀,我又不住在书院,当然要回家睡了。”沐锦年一边说着,一边走了出去。

“等等,在这睡一会吧!你再回去,然后还要回来,就没有时间睡了。”沐氏拉着沐锦年,说道。

“那好吧。”沐锦年几乎没怎么想,就直接答应了,然后就径直去睡觉,不一会就睡着了。

“这孩子,怕最近是累坏了,不然凭他这种拧巴的个性,肯定固执的要自己睡。”沐氏走上前,帮沐锦年掖了掖被子,有些心疼的想。

到了下午,沐氏去叫醒沐锦年,沐锦年闭着眼睛起来了,完全没有想睁开的架势。

沐氏有些好笑,索性直接拿来梳子,给他梳好头发,又给他穿上外衫,套好靴子,把他领到了桌旁坐下,沐锦年还处在似醒非醒中。

“先吃点点心,然后再走吧。”沐氏说道。

沐锦年随手挑了两块点心吃了,然后沐氏又递上了一杯茶,沐锦年又就着她的手喝了两口茶,才彻底清醒过来。

“可是醒了?”沐氏笑着问道。

“醒了。”沐锦年一副我是谁,我在哪的表情。

沐氏不禁噗嗤一笑“走了。”

反应过来的沐锦年有些不好意思,忙率先走出了房门。

“这孩子”沐氏笑着摇了摇头。

沐锦年领着沐氏去了训练场,“我们是去训练场表演,那里空地很大,而且边上还有葡萄花架,你们可以在那底下乘凉。”

“你是要表演什么呀?”沐氏有些好奇的问,“是琴还是箫?”

“琴”沐锦年言简意赅。

“我还以为你会表演箫呢,毕竟你的箫是你父亲教的,琴是我教的,你父亲教你的时间比我长些,你的箫会比较拿手。”

“还不是...”沐锦年突然又住了口。

“是什么?”沐氏好奇的问。

沐锦年默默的想“我四岁时你们曾愉快的一起教我学习,你教我弹琴,父亲教我吹箫,然后我六岁时,你弹琴不让父亲以箫相和了,哪怕我吹的再差,也让我来,然后...父亲就不教我吹箫了,开始也改教我弹琴,你就没发现自从你让我和过几次你的琴声后,父亲就借口说我练箫练的太久了,练烦了,每次我们一起弹奏时,他都给我搬来琴,让我也弹,然后他就能光明正大的以箫相和了。”

当然这话沐锦年没说,他笑了一下,说道“你不是夸我练琴进步很大么,父亲没夸过我练箫进步很大,所以我选了琴。”

“他没当面夸过你?他可是当我面夸过你呢,说你练箫进步比琴大,所以要多多练练琴,不能厚此薄彼呢。”沐氏有些惊讶。

“我...”沐锦年重新刷新了对自己父亲脸皮的认识,硬是噎了一下。

沐氏又心直口快的说道“不过你小时候,和的箫声实在太难听,我也不想打击你,依然让你来,可自从你改成每次合奏和我一样选择弹琴后,比以前可好多了呢。”

“好吧,你们开心就好。”沐锦年感觉自己被无形中插了好几把刀,有些郁闷的说。

说着说着,两人已经到了训练场,训练场还没有来人,显得十分空旷,安静。

两人往葡萄架下的藤椅上一躺,“等他们过来吧!”沐氏说道。

沐锦年却想到一件事,说道“弹琴是要两只手弹,那是不是也可以两个人一起弹?”

“这个,应该可以吧,但是好像还没有人试过。”沐氏想了一下,说道。

“娘亲,我从来没见过你练过别的乐器,你是只会弹琴么,不会别的乐器对么?”沐锦年又问道。

“对呀,我从小只学了弹琴。”沐氏有些奇怪,但还是如实回答道。

“那你知道父亲会什么乐器么?”沐锦年又一连串发问。

“他箫吹的很好,别的,他可能也有会的?我不是很清楚。”沐氏想了一下,又说。

“那是因为你只会弹琴,他会弹琴和吹箫,为了和你相和才一直吹箫的吧。”沐锦年翻了个白眼,默默的想到。

“娘亲,我知道父亲的琴弹的也很好。”沐锦年说道“要不你们尝试一下四手联弹?”

“额,这个想法好像还不错,我回去试试看。”沐氏成功的被沐锦年忽悠了。

“娘亲有这想法就好了,要是娘亲与爹爹共弹一张琴的话,爹爹巴不得我不学琴,去学箫吧。那我就能继续学箫了,学琴反正有娘亲教,那我又能什么都学了,真好。”沐锦年小算盘打的很响。

沐锦年随即有些可怜自己,所以当沐氏问道“你怎么知道你父亲善琴的,我都不是很清楚。”他把自己的内心所想不小心说了出来“那是因为我们不一样,只有我这种底层的孩子,才能...”

还没说完,沐锦年反应过来,立即住了口。

“什么?”沐氏有些懵。

“她们来了。”正巧沐锦年看见长公主她们向这边走来,忙立正站好,说道。

沐氏抬眼一看,她们果然来了,于是很干脆的忘了刚刚自己的疑问,迎了上去。

“沐夫人这么早就来了?”长公主笑着问道。

“先过来看看环境。”沐氏福了福身,说道。

两人携手走到了葡萄藤下坐下,随行的夫子立刻派人在石桌上摆上瓜果点心,沏上新茶。何艾也悄悄靠近了沐锦年,说道“你节目准备的怎么样了?我有些小紧张。”

“没事,彩排的时候我看了,你准备的节目很好呢,只要你正常发挥就行,不用紧张”沐锦年悄悄的回道。

沐夫人和长公主聊了会天,碍于不少人在场,也不好过于亲近,都是些珠宝首饰,衣裳脂粉等贵妇人间的闲聊。

聊了没一会,曜王妃和武安侯夫人,安伯侯世子夫人就结伴来了。

夫子见人都到齐了,准备妥当后,就去请示道“殿下,我们为你们的到来准备了表演,现在可以开始了么?”

长公主点了点头,说道“辛苦各位了,期待各位的表演。”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