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箐箐子佩》

  • 作者:鲸与南风
  • 主角:子佩,乌云
  • 推荐:36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19-11-30 12:10:05

《箐箐子佩》 内容简介

有很多书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箐箐子佩》的网络故事,是作者鲸与南风执笔的玄幻言情小说,网络故事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可以看一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不对。”还没等我开口,子佩的眉头就皱在了一起,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他一向从容、优雅,这个样子倒是很少见。我顺着他目光的方向望去,却见方才还晴空万里的蓬山之上忽然乌云蔽日,“不会是死气侵袭蓬山了吧。”

《箐箐子佩》 章节试读

“不对。”还没等我开口,子佩的眉头就皱在了一起,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他一向从容、优雅,这个样子倒是很少见。

我顺着他目光的方向望去,却见方才还晴空万里的蓬山之上忽然乌云蔽日,“不会是死气侵袭蓬山了吧。”我看着滚滚的浓云有些忐忑地问道。

“比那还惨。”

竟然还有比死气侵蚀更惨的事,却见子佩竟惶惶然,抛下手中的东西,正失神间,一只手拉住了我,周身事物倒退,前面那个白色身影连奔带跑,指尖凉薄,只有掌心的温热传来。

“禀君。”书房的门推开,子佩的声音透着慌张。

“何事?”空旷的书房内,禀君正站在一面巨大的书架前翻看着一本厚厚的书。

“又来了。”子佩的声音透露出惶恐,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害怕至此,再看禀君的神色,更是五花八门、精彩纷呈,手中的书“啪”的一声掉落。一个上古之神,能让他害怕的东西该是什么?

不过片刻后禀君的目光就落在了我和子佩交握的手上,“这么快?”他问道。

自己包养的面首这么快和其他姑娘手牵着手?可是子佩好像根本不在意这个事情,只一味说道“快些想办法啊,我可不想这里再被拆一次。”

话音刚落便听到门外一片“嗡嗡”的声音,这书房外竟然一片萤火虫飞了过来,原来方才天上黑压压的根本就不是乌云,而是这飞虫。

萤火虫这东西虽说是浪漫、好看,却是在晚上,如今大白天,看不见它尾巴上的光亮,又是如此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看起来的确有些瘆人。

“已经来了,来不及了。”子佩更加慌了,拉着我闪身便躲进了一面书架之后。

“我跟你们一起。”禀君也跟了上来,却被子佩一手推出。

“你去把事情弄清楚,否则永远别来我这里。”子佩说道。

“是什么东西?”我还待探出头去看,子佩却一把将我嘴巴捂住了,把我往后一拉,我随着这力道整个人落入一个胸膛之中,能听到那胸膛传来“咚咚”的心跳声,鼻腔充斥着方才留在袖间的玫瑰花香。

“你好像真的很害怕,你的心跳得好快。”我抬起眼去看他。

却见他羊脂白玉般的面庞莫名地红了一大片。

“禀君,禀君。”正在此时,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响起,那大片飞虫涌进书房却慢慢消退,竟幻化成一个女子模样,那女子裙裾飘飘,足尖轻点地面,水色衣衫花瓣一般散开,转过头看,清秀的脸庞还带着三分英气和骄傲,口中不住喊着禀君的名字。

“盐女找在下何事?”禀君从一面书架后转出,手中还拿了一卷书册,信步如闲,只可惜一脚踩空,整个人往前扑了下去。

。。。我差点都要信了他这潇洒自如的模样。

“盐女?”我回头去看子佩,害怕被人听到只能用口型询问。

子佩自然看懂了我的意思,无声地点了两下头,那就难怪子佩如此害怕了,盐女和禀君的故事可是三界人人得知,这不是人家正主都找上门来了,子佩作为金屋藏娇怎么敢出来?

想来想起子佩方才那句“你去把事情弄清楚,否则就不要来我这里了。”其中爱恨情仇,道不尽的撒娇埋怨啊。

另一边,禀君摔倒而下,幸好盐女眼疾手快,上前将他扶住,这般一摔,正摔在她的怀里。禀君抬头去看她,看到盐女的脸,却如见了鬼一般瞳孔放大、面色苍白,唉,自古旧不如新,就算如此,盐女也是桃花粉面,也不用这样害怕吧。

“你果然躲在这里。”盐女说道。

“是啊,哈哈,好巧啊,这里都能见到你,哈哈哈哈。”他笑比哭还难看,我都替他尴尬。

“你明知道这不是巧合,你为了躲我连你的巴国也不要了吗?”盐女说道。

盐女和禀君的故事我也是听过的,应该说这种茶余饭后大家的谈资,我也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

禀君是上古之国巴国国君,那一年巴国遇难,禀君率部下迁徙,正到了临清江畔。禀君看中临清江水八百里广袤之地,临清江便是盐女的地盘,盐女盛情款待,提出若是禀君想在此处成国,便需得与她成婚。禀君为了得到这片土地,便满口应承,可巴国建好后,却又反。,盐女自是不依,化成萤火虫遮天蔽日纠缠禀君,禀君割下一缕青丝给盐女,说只要她将这缕青丝系在身上,永远不取下来便与她结为夫妻。盐女欢欢喜喜将青丝系上,待她再化成萤火虫时,禀君弯弓搭箭,一箭刺向那缕青丝,天地银光散尽。但是一次,非旦没有绝了盐女念想,反倒因爱生恨,执念更重。

当然,这件事众人的立场都是站在盐女这边的,两次失信,禀君早就成了渣男的代名词,负心薄幸、拈花惹草之美名更是传遍三界,禀君和盐女二人的名字也早就紧紧绑在了一起。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与我回去,与我成亲?”正此时,禀君和盐女两人的情绪也越来越激动起来。

“你再问多少遍我也都是一样的回答,你就不能给自己留点尊严?”禀君大概是受够了她的纠缠,这话已经说得有些重了。

我看到盐女眼眶有些红了,她现在已经是三界笑柄,禀君如何,别人最多背后嘴碎几句,而她一个女子所承受的是他的十倍、百倍“你占了我的临清江,说不娶就不娶,禀君,你好狠的心。”禀君一硬气起来,她便没有了刚才的气势,这两句话更像是在示弱。

“我这便叫我族人牵离临清江,离你越远越好,早知道你是这样一个缠杂不清的女人,我当初也不会在那里立国。”这句话更重了,我看到盐女肩膀战栗,像是在隐忍巨大的情绪。

过分,太过分,怎么会有这样毫无羞耻的人,他竟然还。。。还包养面首,这面首岂不是更不要脸?我恨恨地看了子佩一眼,子佩像是感觉到了我脸色的不友好,睁着无辜的眼睛看着我,像是在问,“我哪里做错了?”

“你和禀君,你们狼狈为奸,太欺负人了。”我指了指禀君,又指了指盐女,低声说道。

“我何时和他狼狈为奸?”子佩摊开手,一脸不解的模样。

“长得再好看也要本本分分做人,不能去破坏别人姻缘。”看来他还不懂我的意思,没关系,我再说得直白一点。

“我破坏谁的姻缘了?”

“谁?”盐女忽然警惕地问道,目光看向这边,已经不是刚才的楚楚可怜,显出几分凶狠的模样。

“什么?谁啊?我怎么什么声音都没听到。”禀君在一旁明显做贼心虚的样子。

“我有说过我听到什么了吗?”盐女转头看向禀君。

“啊?你。。。没说过吗?”

忽然间,耳边响起“隆隆”的声音,成群的飞虫扇着翅膀向这边飞来。

“轰。”挡在我和子佩身前的书架倒下,书卷滚了一地都是。

“你果然藏得有人。”盐女看到我,眼中凶光大盛,那样的眼神我没见过,但是我知道,那叫杀意。

“喂,不是。。。”禀君在她身后,话还未说完,盐女已经以手成爪,带着万钧之势向这边飞扑过来。

“铛”一声巨大的金属相交之声,眼前大片白光闪过,短暂的失明后,才看到子佩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前,他手中握着一把长剑,看得出来,他不擅长使剑,握剑的姿势都还不如我表哥琪林标准,这般看来,盐女这样的上神也不过如此嘛,两个不会使剑的子佩都打不过。

“是你。”盐女看到子佩有些惊讶。我更惊讶于,他们两人竟是认识,盐女知道子佩的存在,居然没有杀人灭口。“看来这贱人真的是禀君心尖上的,竟然值得惜。。。”

“盐女。”她话还未说完,禀君便抢了过去,“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

“怎么?我说了她,你生气了是吗?”盐女字字句句针对我,看来她不知道真正的情敌却是这个已经认识的男人。

“禀君,你自己的事情料理干净,别躲在我这里连累了其他人,我这里也不是你的避难所。”子佩将剑往地上一扔,模样甚是不耐,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我知道,是我没考虑周到。”禀君有些歉意,更有些没来由地。。。害怕?“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方才的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再纠缠也只有一个回答。”禀君转过身不去看盐女,言辞间已经有些憎恶。

“你现在修成了上神,一身法力无限,你的族人去哪里不能有你的庇佑?如今自然能说这么硬气的话了,你也不想想,没有我,你能有今天吗?”盐女说道,她说完这句话,禀君眼中的嫌恶之情更盛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禀君问道。

盐女目光有些空洞,只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禀君一声冷笑,从地上拾起子佩方才丢的剑,说道“你一直说我没有你修不成上神,姑且算是吧,那今天,我便将神骨剔除,算还你。”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