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拔剑一怒》

  • 作者:萧one
  • 主角:隋远,小河
  • 推荐:17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19-11-30 10:29:49

《拔剑一怒》 内容简介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拔剑一怒》的小说,是作者萧one墨下的武侠网络小说,网文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贼子放手!”苏小河心里正发愁这人怎么就昏迷了,背后突然就响了震耳欲聋的厉喝。厉喝的人不知道是什么人,但苏小河却真的没办法放手。他若放了手,手里这个从天而降的人非倒地不可。确切的说,这是一个女人。一个

《拔剑一怒》 章节试读

“贼子放手!”

苏小河心里正发愁这人怎么就昏迷了,背后突然就响了震耳欲聋的厉喝。

厉喝的人不知道是什么人,但苏小河却真的没办法放手。

他若放了手,手里这个从天而降的人非倒地不可。

确切的说,这是一个女人。

一个少女。

一个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的少女。

尤其少女的眉黛,秀气中带着英气逼人。

苏小河正因为这少女一身男装和眉目中的英气,初时看走了眼。

而这少女的英气中却含有一股柔意。

苏小河不知该如何形容这少女。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不能放手。

他不放手,身后奔来那人就不客气了。

这人是一个从楼上先飞掠而下的人,原本伸手要住抓少女,却抓了个空,眼睁睁看着少女就要摔在地上,就见她前方的一个穷酸的小子身手抓住少女转了几个圈,少女竟然就昏迷了,而那个穷酸的小子虽然胳膊伸的笔直,却抓着少女的肩膀不放。

这人立即怒气横生,大声厉喝。

他厉喝过了,那穷酸的小子还是没放手。

苏小河不放手,这人简直怒气直冲脑门,一时间什么也顾不得,双脚刚落地,就直奔过去,一剑就扫向苏小河。

这人还留着分寸,剑未出鞘,持剑扫苏小河的肩头,让他被迫放手。

苏小河揽着少女的腰后退,同时手指点了一下少女的人中穴。

厉喝那人一落空,又见苏小河又伸手碰了一下少女。立即拔剑出鞘,剑尖指着苏小河,怒道:“贼子好胆,勿要逼我!”

苏小河也不理他,在少女耳边呵了一声:“你还不醒吗?我可要撒手了。”

少女睫毛抖动,幽幽醒来,对着拔剑那人叫道:“师兄,你干嘛?”

苏小河立即松开手,往身侧移了一步。

拔剑那人刚一张嘴,少女哪里给他说话的机会,道:“师兄你惨了,我一定告诉我爹,是你追我,害我从楼上摔了下来,要不是这位……”

她瞅了苏小河一眼,斟酌一下语言:“少侠……相救,你师妹可就摔死了,看我爹不扒了你的皮。”

少女师兄老脸一红,辩解道:“师妹,你别在玩耍了,赶紧和我师兄回去,晚了师娘可要责罚你了。再说,如果不是你……”

“好了好了!”少女挥挥手,“回去就回去,这位少侠救了我,你动不动就拔剑,太无礼了,还不赶紧道歉。”

少女师兄收起剑,不好意思的抱拳道:“公子莫怪,在下隋远,刚才误会,多有得罪。”

“少侠肯定不会怪罪你。”少女转向苏小河,微微一笑,“小女子洛田田,多谢少侠相救,少侠如何称呼。”

苏小河对隋远恭恭手,对少女意味深长的笑道:“在下苏小河,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少女迎着苏小河意味深长的目光,低了下头,忽又抬起,问道:“苏少侠在哪里住,改天本姑娘再向你道谢。”

苏小河笑道:“姑娘去百芝堂找我好了。”

“师妹,师父要回来,赶紧走。”隋远催促道,“如果师父发现你又……到时候师兄可不替你求情。”

“行了,小师兄。”少女白了他一眼。

隋远老神在在的道:“我是你大师兄。”

少女嘟囔两句,声音太小,让人也听不出说的什么。她对着苏小河一抱拳:“苏少侠咱们改日再回。”

少女扬眉之间,一股洒脱之意油然而发,令苏小河悠然的目光凝聚在她身上。

少女眉头一跳,拔腿就跑了,隋远在后面赶紧去追,经过苏小河身边,深深看了一眼。

苏小河望着渐行渐远的洛田田,目光更加意味深长了。

而此时,洛田田指责道:“大师兄,幸亏我答应快,你刚才差点说漏嘴了。”

隋远没好气的道:“这能怪我。你说你没事还让我和你演出戏,看看苏小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还好这小子功夫不错,否则你只怕要真的摔坏了。”

洛田田一瞪眼:“你以为我想,还不是我功夫时灵时不灵,要不然我能失手……呸呸……失脚掉下来。”

洛田田从府上丫鬟的口中得知有个叫苏小河的带着一纸婚书杀上门来,对丫鬟口中那个叫苏小河的就好奇非常。

洛寄予曾被猫抓伤这事,洛府人人皆知,又怎么能瞒得过洛田田。洛大小姐当时绝食三天,把洛寄予折腾的够呛,再不敢替什么婚约一事。

洛田田还没出世,就被洛寄予许配给了一个人,而且还是铁匠的儿子,她自然心中气不过。从小到大,洛大小姐被洛府众人捧在手心,什么时候如此廉价过。

少女情怀总是诗。

当有人破坏了少女诗一般的情怀,即使洛寄予这位亲生父亲也要头疼一把,要不然也不符合洛大小姐的秉性。

洛田田今日又去府上询问洛寄予是否归来,洛田田就一直派丫鬟留意,换了装束,一路跟踪过来,见他百芝堂为众人接骨的一幕。她本来要找个机会与苏小河“偶遇”,赵秋曼发现洛大小姐又私自出逃了,便派留守洛府的洛寄予大弟子隋远出来捉她回去。

之所以派隋远出来捉拿洛大小姐,因为隋远极善追踪,从洛大小姐七八岁是逃出去玩耍,一直到如今洛大小姐出生的亭亭玉立,但依然离奇失踪,隋远早就熟悉无比除了他,洛府再也没有第二人能够又快又准的找到洛大小姐。

洛大小姐被他困在酒楼三层的围栏处,所幸就不跑了。这位大师兄的掌心她从来没逃脱过,干脆不再挣扎。

不过,洛大小姐开始谈条件:“大师兄,你看到楼下路上那个人没?你帮我演出戏,我就乖乖跟你回去。”

隋远随意扫了一眼,就知道那人便是管家口中洛大小姐的娃娃亲,一身穷酸,当时就嗤之以鼻。对于洛大小姐的提议,他摇头否决:“不行,师兄不能配你胡闹。”

“好!”洛大小姐狡黠一笑。

隋远当时眼皮就一跳。

果然,洛大小姐突然跃起。

她本来是想突然跃到苏小河前面,看他如何反应。哪只轻功中途失灵,刚到中途的她突然就坠了下去。

隋远深知小师妹的武功如何,暗中一直在提防。

并非提防洛大小姐突然跑了,而是担心洛大小姐施展轻功,一旦洛大小姐半灵半不灵的武功出差,伤着小师妹了他还不心疼死。

果不其然,洛大小姐的轻功失灵了。

而隋远立即跃起去抓小师妹,被却差了半寸,抓了个空,心里亡魂大冒。

苏小河救了小师妹,他本来正欲感谢,看到小师妹对他勾勾手指,无可奈何的装作了莽汉,陪小师妹演了一出戏。

此时的洛大小姐得意非常的道:“你们男人都喜欢娇娇女,像本大小姐这么率性而为的姑娘,这位苏少侠恐怕不会喜欢吧。”

隋远怎能不知道小师妹心里的小算盘,故意道:“小师妹,那可未必,虽然你换了装扮,还特意报了名讳,难保那小子就喜欢你这样‘率性而为’的姑娘。”

洛大小姐一抖睫毛,磕磕巴巴的道:“不会吧?”

隋远笑道:“师兄怎么知道,不过顾忌惮最近可是向师娘提了两次亲了,被师娘以师父不在家中拒绝了。”

洛大小姐花容失色,突又回过味来,叫道:“好吧,大师兄,你敢吓我!”

隋远脚步飞快,将洛大小姐丢的远远的,也不怕洛大小姐突然开溜。

两人刚到洛府门前,就遇到另一个人。

一个白面无须的人。

白面无须的人面容异常的白。

这种白不同于洛大小姐肤色的白皙。

这种白种带点惨白。

惨白种带点灰白。

灰白种带点血色。

血色又带点黑气。

隋远一惊。

洛大小姐一吓。

“师父!”

“爹!”

“先进去!”洛寄予刚好此时也走到府门前,神色自若的道。

“老爷!”管家洛仲向前跑了两步,又改为急走,走到洛寄予身上面色也是一变。

洛仲虽然是洛府的管家,却也是一位高手。

隋远看得出师父受了伤。

洛大小姐看得出父亲像是生了大病。

洛仲却看得出洛寄予受了伤,中了毒。

伤是内伤。

毒是剧毒。

伤的是五脏。

毒的是六腑。

洛寄予一路归来,一直压制着伤势和毒素,此时临到家门前,气息翻腾,险些站不住。

站不住也要站。

他不能倒。

他倒,洛府倒。

有人很希望他,他不能随了别人的愿。

哪怕是倒,也不能倒在外面。

洛寄予带着大弟子和女儿进了府,走的悠然自得,不急不缓,步履稳健。

他进了家门,洛仲要关门,被他制止。

隋远不敢说话。

洛大小姐不敢插嘴。

洛仲脸色淡然,心头却震动不已。

洛寄予走到后院,吐出一口黑血。

隋远张开了嘴。

洛大小姐即将发出声。

洛仲扶着洛寄予。

“不要说话,严守消息。”洛寄予气息不稳,摇摇欲坠。

隋远闭了嘴,禁了声,又去捂住了小师妹的嘴。

洛大小姐咬着唇,眼泪在打转。

洛仲搀扶着洛寄予走向屋里。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热门作品集